我在家乡东北小城,实现了袜子自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分析沙龙”(ID:techxue),作者:金易。

我在家乡东北小城,实现了袜子自由

最近几年,网络上流行关于各种自由的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年假期的一趟回家之旅,我竟然实现了袜子自由。

临走前,行李箱中有一半的空间,已经塞满了来自亲朋好友和父母赠送的袜子。一位亲戚调侃,“家乡别的可能没有,但就是袜子多”。事实上,家乡的袜子不但产量多,价格也低到难以想象。村镇集市上最便宜的一双袜子5毛钱,很多人穿脏了或坏了直接扔掉。

看着行李箱中几十双的袜子,我内心忍不住感慨:这装的不是袜子,而是自由。

这是我以前无法想象的,每当看到商场中几十元上百块的一双袜子,总是不免望袜兴叹。最后只好去隔壁的优品精选,花上20元买几双袜子,而且直到这些袜子完成了历史使命才会被丢弃。

作为吉林省的一座小城,家乡辽源市的棉袜产业拥有数十年历史。而如今能够实现“袜子自由”的背后, 其实是家乡袜业产业升级与规模扩大带来的红利。

01全国最大的棉袜生产基地

先来简要介绍一下家乡辽源,吉林省的一座无名小城,因东辽河发源于此而得名。

在印象中,辽源市这个名字被互联网圈内提及,还要追溯于高晓松的节目《晓松奇谈》。有一期节目是讲太平洋战争以及战俘。二战期间,日军曾将温莱特以及英国被俘最高级别将领、陆军中将阿瑟·帕西瓦尔、时任香港总督杨慕琦爵士等16位盟军高级军政官员秘密关押的地方,就是在辽源。

我在家乡东北小城,实现了袜子自由

虽然辽源寂寂无名,但名头不少,例如中国韭菜之乡、琵琶之乡,再就是中国棉袜之乡。

作为一座典型资源枯竭型城市,辽源因丰富的煤炭而兴盛,又因为煤炭枯竭而衰落。在当地的两大支柱性产业中,除了铝业,另一便是棉袜产业。

辽源的棉袜生产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民国时期。新中国成立之后,辽源棉袜产业初具规模。

在家乡人的口中,知名度最高的品牌叫欧蒂爱,那是远销欧美的袜子。

历经了多年分散化、粗放式的发展之后,辽源袜业在2005年迎来了“分水岭”。

2005年辽源被确定为全国首批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城市,袜业是新培育的接续产业之一。为了让产业迈向集群发展,东北袜业园应运而生。

我在家乡东北小城,实现了袜子自由

根据官方的口径,东北袜业园经过十几年发展,如今已形成从纺纱、染色,到织造、包装的全产业链条,年产袜子32亿双,产值120亿元,2019年每天有800多万双袜子从园区流向全国和世界各地。

2012年12月21日,全国纺织产业集群试点10周年工作表彰会议上,东北袜业园在18家纺织产业集群地区中名列榜首。东北地区纺织业仅此一家,全国袜业产业也仅此一家。

辽源市棉袜生产规模跃居全国第一位,形成了“南有诸暨,北有辽源”的袜业产业新格局,被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针织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袜业名城”“中国棉袜之乡”。

02小城青年们最青睐的工作

提起工作就业,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

最新数据显示, 在2021年上半年吉林各城市GDP排行榜中,辽源市 的GDP为209.8亿,排在倒数第二位。

一直以来,家乡辽源的经济并不如意,长期处于省内经济排名的末端。当地的工资水平,也都较低,基本平均在2000元左右。

相比较之下,当地两大支柱企业迈达斯铝业(已经更名)与袜园,可以说是打工者们最理想的就业对象。勤奋者与拥有一定技术经验的人,薪资水平可以达到3000元-5000元。

由于分工复杂,生产环节节点多,以及规模持续扩大等因素,辽源袜园的劳动力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我在家乡东北小城,实现了袜子自由

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劳动力的就业问题,还吸引了周边乡村的年轻人。

天琪是我姨家的表弟,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早早进入社会工作。在干了几份不同的工作之后,他偶然机会进入了袜园,这一干就是五年。不但在袜园里找到了自己的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最后在市里也有了落脚之处。

和天琪不同的是,早年在外打工的张涛后来跟着亲戚去到河北沧州,在集市和夜市上摆摊卖衣服。除了衣服之外,他也会从家里大批量采购袜子,然后和衣服一起卖。由于价格便宜,质量也不错,一年下来也能够带来一笔还不错的收入。

这两年,随着短视频的兴起,不少人也开始尝试直播带货的方式。

作为土生土长的辽源人,安利在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入一家工厂,负责袜子的电商业务和出口业务。她自己尝试了一段时间的直播带货, 每天两场直播,订单和销量都比从前多了不少。这给了她和老板一定的信心,决定再招人增加直播带货的力度。

03小城的隐忧:人口持续外流,不足百万

辽源袜园里究竟有多少家企业?

有媒体报道,2020年时辽源袜园中企业数量超过了1000家。截至2021年上半年,辽源全园袜机增加到了近4万台,直接就业人数保持在3.5万人。

和经济发达省份的工业园区相比,这3.5万就业人口显得微不足道。尽管如此,如今的袜园还是面临着劳动力供不应求的问题。

根据辽源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全市总人口为996903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减少179336人,10年间减少15.25 %,年均减少1.64个百分点。

除了人口流失严重之外,老龄人口比重在持续上升。仅是2015年时,全市60岁及以上人口就高达23.69万人,占总人口的19.61%。

青年劳动力不足,导致辽源袜园不时出现“抢人”的情况。不过,袜园招聘难的局面,也有一些内部因素在里面。

一位在袜园工作了几年的工人说,由于分工精细,一些生产环节要求高,需要工作几年的成熟工人。可是,当工人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之后,就会跳槽到园区里其他的企业。

而一些主要是依靠计件的岗位,工作量较大,工人数量需要也多,但是工资并不高。由于不愁没有工作干,这些岗位上的工人,都是要求工资一天一结。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企业的资金周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后记:

这几年,家乡辽源一直谋求转型,全市GDP开始摆脱全省排名倒数的尴尬情况。最直接的改变,当属城市改造与建设。这趟回家之旅,一路看到城市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环路开始增多,大学城正在建设之中,城郊结合处昔日破旧的面貌也不复存在。

乡村的发展,也不再依靠种地,开始变得多元化。不少人家尝试种植经济作物,也有人搞起了规模化养殖,村里的路灯也在架设之中,许多微小的变化正在发生。

似乎一切都在向好发展,但愿如此!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vDstJiFQ4dIVDTi6pjtQcg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中国新消费】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