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小众音乐和亚文化一般与主流文化保持着距离,但同时又与主流文化进行不断的对话与协商。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小众音乐和亚文化一般与主流文化保持着距离,但同时又与主流文化进行不断的对话与协商。

无论初衷是如何反常规反制度,亚文化似乎总是走向同样的命运:他们所反抗的体制往往将他们的反抗商品化和庸俗化。

除了拥抱命运之外,亚文化艺术家们还能做什么?

2019年夏天,Spotify 编辑和播放列表创建者丽兹·萨博的数据科学同事格伦 · 麦克唐纳将“Hyperpop”作为一种全新的音乐形式命名,试图把一个名为100 gecs的二人组在互联网日益增长的吸引力,和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一群的志同道合的音乐家的场景联系起来。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在 Hyperpop 标签下创作的艺术家从 Charli XCX 等老牌明星到 osquinn 和 ericdoa 等 Z 世代新人,将其从一个小众的互联网场景变成病毒式的话题,并拥有了来自 Youtuber pewpiedie和 EDM 大佬级制作人 Skrillex 之间意想不到的合作。

有的音乐人往往在制作中一味地追求变速和扭曲,甚至夸张到了磨损失真的地步。就像Szabo的播放列表,Hyperpop 是场景导向的,而不是流派导向的。

虽然没有正式的流派规则真正存在于它的范围内,一首典型的Hyperpop听起来像是实验音乐和受 EDM 影响的流行乐的结合。

与朋克、emo、grunge、psychobilly等不同,这个被称为“超级流行(Hyperpop)”的小众音乐,至少在过去一年半热衷于成为主流,虽然是通过实验手段。

“将Hyperpop推向主流一直是我们的抱负。”Hyperpop的当代制作人之一乌姆鲁表示。他曾与Charli XCX、Dorian Electra、Slayyyter等很多音乐人合作过。

作为一个潜在的规则,这个流派的从业者“从主流流行音乐中提取更为传统的理念,然后解构或加强其更具辨识性的元素。”丽贝卡·布莱克在接受《Billboard》杂志采访时表示。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丽贝卡·布莱克

Hyperpop试图寻找进入主流音乐的新切入点,同时抹去实验音乐的精英主义和排他主义,使主流音乐更具挑战性和越界感。

所有 YouTube 上的解说视频和 Reddit 上的乐迷们都在为这个新的声音而争论不休,他们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个新的流行乐种,但这些随着 Hyperpop 而来的喧嚣和猜测,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个新的超级流行音乐品种的市场潜力。

事实上,《大西洋月刊》曾预测“Hyperpop可能会成为21世纪2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之声”;《Dazed》称之为“后大流行时代的声音”; 《Dummy》称之为“音乐的未来”,虽然这些预测听起来可能有些夸大其词。

在 Spotify 这个流派中的歌曲播放量超过了1亿次,Hyperpop 在统计上的成功已经逐渐开始与这些名声相符,因为这个现象正在缩小流行音乐和实验音乐之间的差距。

然而,问题依然存在:

Hyperpop到底是什么?

在谷歌上随便搜一下,就会发现 Hyperpop 最早的词条是1988年的一篇关于苏格兰梦幻流行乐队 Cocteau Twins 的文章。

虽然大多数历史学家把它的起源定位在20世纪10年代的 SoundCloud beat 场景中,但 Hyperpop 的真正乐趣,在于它在美学分类中提供了一种反常规和解构性的尝试。

换句话说,大多数接触过这种类型音乐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比如它的起源、灵感来源,以及过去的歌曲,我们或许可以把它归类为“Hyperpop”。

如海滩男孩(The Beach Boys)的《Pet Sounds》,还有快餐摇滚乐队(The Fast Food Rockers)2003年的畅销歌曲《Fast Food Song》等等。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这种状态最终依赖并受益于UGC平台,这是一种新的现象,它模糊了生产与消费、艺术家与粉丝之间的界限。“人们想分享他们的品味,他们想说,这是我的想法,这些是我共同创作的曲目,这些是我发现的。”萨博说。

根据midia去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在未来三年内,UGC(由粉丝和用户在线创建的任何内容,从TikTok的舞蹈到Metacritic上的用户评论)将为音乐行业带来约60亿美元的收入,而Hyperpop恰好是它最灵活的推动者之一。

美国无线电公司副总裁丹·切尔托夫认为,将UGC和 Hyperpop 的崛起归功于疫情的带来的封锁,这两种内容都得到了 TikTok 的指数级支持。

“用户生成内容已变得非常重要,”切尔托夫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后,尤其是TikTok 已经成为了新音乐的巨大营销力量。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一点,Hyperpop 才获得了巨大的发展。”

切尔托夫认为,Hyperpop 之所以能激发出如此多的用户生成内容,原因在于其两极分化的本质。“对于那些希望让 UGC 显得突出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好事。Hyperpop是夸张的流行音乐,它是实验性的,非常独特,我认为这很适合那些想要制作独特视频的人。”

如果艺术家们想要打入当今的主流,用户生成内容艺术正在为他们提供一个越来越可靠的制作模式。切尔托夫说:“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从用户生成内容到音频流媒体的转变。”

今年早些时候,切尔托夫签下了他的第一个Hyperpop艺人——17岁的加拿大艺术家兼制作人ElyOtto。他的歌曲《SugarCrash》已经为超过500万个TikTok视频配乐,成为该APP史上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

这首歌在Spotify上获得了近1.4亿的播放量,为切尔托夫提供了他所需要的所有流量,以支持他对ElyOtto创作歌曲的悟性和写出热门歌曲的能力的信任。

Hyperpop对主流的吸引力还在于它的灵活性。产品设计师约翰·帕尔默去年在一篇关于Hyperpop和scissor标签的文章中写道,随着它在萨博的Spotify的播放列表中出现,并成为文化热点,这个词起到了“集中思想的作用,整个运动围绕着它发起了攻势”。

Hyperpop是在线音乐场景的催化剂,随着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加入它的行列,它的界限逐渐消失,进而扩大了它的受众,把它推向了中心。

Hyperpop的无边界性是其很多实践者所认同的立场,他们通常是也反修辞和反领土主义的。带着善意的讽刺,他们经常会对任何将其理论化或定义它的尝试一笑置之。

Hyperpop与像Spotify这样的监控者、数据采集平台之间的必要依赖和关系,可能比如今运行的任何音乐类型或场景都更加有趣。

“我不知道我是否想死,Spotify的Hyperpop播放列表。”现场的一位关键人物Fraxiom在《fly with ü》上唱道。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Gupi & Fraxiom – Thos Moser【MV】截图

讽刺的是,Hyperpop已经被它所嘲笑的那些体制收编,而它对主流音乐顽皮的碰瓷,到目前为止,只是给它们壮了胆。

萨博说:“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meme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成功,因为它让它变得有趣,甚至超越了歌曲列表本身。”

尽管如此,许多Hyperpop艺术家和从业者仍然保持匿名,他们往往选择通过建立多个在线账户来破坏监控行动。

但萨博和她的团队也通常能够找到它们,并将它们放在自己的播放列表中进行推广,这证明了Spotify数据提取和监控的力量和影响。

萨博说:“看到一些感觉如此小众的东西脱颖而出,这很有趣。因为我们给它贴上了标签,人们就可以在Spotify上发现它。”

实际上,那些希望被重新发现的人最好与 Hyperpop 唱片公司结盟,因为在这个新的框架下,那些在场景中的人似乎在重新将昔日的歌曲置于背景之中。

毕竟,fraxiom 的《 fly with ü》实质上是对意大利舞蹈艺术家吉吉·达戈斯蒂诺2000年代的一首热门歌曲的翻唱。它也可以被解读为一个声音档案库,以及对互联网上庸俗和琐碎的欣赏,这些滑稽而短暂的东西。

过时的meme被改造成Hyperpop的歌词和图像,对于像丽贝卡·布莱克这样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理想的切入点。2011年,她因为制作了“史上最糟糕的歌曲”而遭到不公正的诽谤。

《Friday》是一首关于一个迫不及待想过周末的女学生的歌曲,引发了网络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的meme攻击之一。

凭借其细微、过度调音的声音和毫无根据的狂欢,《星期五》可以被认为是Hyperpop的终极原型赞歌。“这个场景中的每个人都喜欢丽贝卡·布莱克。”乌姆鲁说。

同样,Hyperpop为布莱克提供了一个支持和鼓励的社区,她在《星期五》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感到被行业孤立。

这与成为酷儿有关,布莱克刚刚“出柜”,她对《Billboard》说,她觉得自己有了勇气去寻找“自由”,这直接转化为她正在创作的音乐。

其结果可以在 Hyperpop 的《星期五》混音版中听到,这首歌是今年为了纪念这首歌的十周年而发行的,由布雷迪制作,以及多利安·伊莱克特拉和大弗里迪亚的参与。

Hyperpop很可能会为2010年代早期其他活跃的艺人提供一条回归主流的途径。就像crunkcore二重唱3OH!3,他也参与了《星期五》混音版的制作。

纳撒尼尔·莫特(“Don ‘ t Trust Me”二人组成员之一,其中也包括肖恩·福尔曼)在布莱克的转折点曲目《Saboteur》中曾与他合作过,之后二人组于2020年底开始复出。

为此,他们在去年11月的单曲《Lonely Machine》中也邀请了100 Gecs。

这两个团体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和合作者,怪咖作曲家班尼·布兰科,他告诉莫特和福尔曼,100 Gecs认为他们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们倾向于保持低调,专注于下一件事。”莫特说,“但偶尔我们也能看到,我们对音乐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影响,而且这些年来我们接触到的人们普遍具有时代精神。”

总的来说,A&R团队和业内人士一直在密切关注Hyperpop的趋势,他们希望将自己的艺人与这种风头正盛的声音结合起来。

Rico Nasty是当今最具潜力的说唱歌手之一,去年与100 Gecs合作创作了《Ringtone》,这是他们混音专辑中的亮点。

“我们真的是通过我的A&R认识的。”Nasty告诉《Billboard》。“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的音乐,让我感受到我的音乐所带来的那种感觉。他们的东西就是无法定义。”

“超级流行”的赛博meme:Hyper Pop将如何编排未来主流音乐的基因

Rico Nasty 

如果说有一个艺术家比任何人都更擅长将Hyperpop的亚文化资本转化为主流知名度和成功,那就是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15岁的阿什·古铁雷斯AKA GLAIVE。

在融入Soundcloud社区后,他在2020年4月将自己的第一首歌曲上传到了Soundcloud平台上。

去年6月,阿瓦德发现了这首歌,并给予了他一定帮助。他对《纽约时报》说:“这孩子是我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歌曲作者。”不久之后,GLAIVE 签约Interscope公司,他们称他是“缔造流行音乐的未来”的卧室艺术家。

虽然还没有登上排行榜,但他2020年的单曲《astrid》已经在Spotify上积累了近900万的播放量,与Interscope签约的打雷姐也有合作。与特拉维斯·巴克一起工作后,GLAIVE 也成为了新兴的Hyperpop艺术家之一。

他们将自己与主流音乐结合起来,其中包括100 Gecs,他们发行了林肯公园经典曲目《一步之遥》的混音版,去年Fall Out Boy加入了他们的混音版单曲《Hand Crushed By a Mallet》,这是他们首次登上Billboard另类歌曲排行榜。

然而,GLAIVE 坚持认为,他代表的是自己,而不是整个流派或运动。他说道:“我认为Hyperpop作为一种小众流派能否走向主流有着很大变数。”

就连对这一流派的跨界潜力抱有很大希望的乌姆鲁,也有点怀疑大公司一时的兴趣能有多大作用。

“业内人士总是在寻找能迅速吸引眼球的东西。”乌姆鲁略带厌倦地表示。“Hyperpop在这方面并不独特。”

但抛开潜在的商业影响不谈,随着一度小众的网络场景和主流开始融合,Hyperpop正在打开双方艺术家的边界,让他们可以尽情享受融合实验带来的快乐。

“我认为这是所有事情中最好的部分。”阿瓦德说。“这只是让创造性再次变得有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潦草音乐公会”(ID:liaocaomusic),作者:克罗伊。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kxNzIzMzQ5Mg==&mid=2247487794&idx=1&sn=48b4ef2c44e5fed7367975b040f4eb02&chksm=c1429b09f635121fd8a02547eaf90d608c3a3656a53c255eccddacfde4d8ed827449d26da698&token=938739319&lang=zh_CN#rd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新消费趋势】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