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尿酸「不扎针」改口服了,是不是智商税?

往脸上打的玻尿酸怎么就能当饮料喝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郑玥。

往脸上打的玻尿酸怎么就能当饮料喝了?

提到玻尿酸,你脑海里浮现的是高鼻子尖下巴嘟嘟唇的整容脸,还是拿着针准备往脸上扎的医生?也许有人会说,是自己用过的玻尿酸面膜。

如果告诉你玻尿酸可以吃了,并且就在饮料零食里,你怎么看?

以后当你走入商店或者打开淘宝想买点零食饮料,看到了玻尿酸气泡水、玻尿酸酸奶、巧克力,甚至玻尿酸啤酒,这时候的你会摇摇头心想,「我才不会交智商税」,还是抱着「反正都吃零食了,不如吃健康一点」的心态,将手伸向货架、点击下单呢?

玻尿酸怎么就能吃了?

2021 年 1 月 7 日,国家卫健委正式批准由华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报的透明质酸钠(俗称「玻尿酸」)为新食品原料的请求,准许其在普通食品中添加使用。

批准后三个月的时间内,「可以吃的玻尿酸」已经争先恐后抢占市场。

3 月份,网红品牌汉口二厂推出玻尿酸气泡水「哈水」,每瓶约为 12.8 元。华熙生物亲自推出「水肌泉」透明质酸钠饮品,每瓶售价约 7.65 元。其他火热的还有 40 多元一瓶 30ml 的玻尿酸口服液,5 元一颗的玻尿酸软糖。

可口可乐都来凑热闹了。2020 年底,可口可乐在日本推出为皮肤干燥人群研发的茶饮料,含有透明质酸钠。

接下来零食界「万物皆可玻尿酸」。在政策推出后,1 月 22 日,华熙生物紧跟着就推出了国内首个玻尿酸食品「黑零」,包括咀嚼片、软糖、西洋参饮、水光饮、燕窝饮等,甚至还有玻尿酸薯片。

那么让无数爱美者不仅要往脸上怼,还要吃进身体的玻尿酸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玻尿酸发现于 1934 年,哥伦比亚大学的眼科教授卡尔·迈耶在一次实验中从牛眼玻璃体中提取出一种多糖,将其命名为透明质酸(Hyaluronicacid)。

在国家药典里,它被叫做玻璃酸。玻尿酸的叫法则源自一名台湾学者的误译。在人体中,透明质酸钠是一种固有成分,被认为在体内发挥保水、润滑、促进细胞修复等作用。

提到玻尿酸,大众的认知停留在医美整容和外用护肤。其实最初玻尿酸在医疗领域中,应用于各类眼科手术、治疗关节炎和加速伤口愈合等。

后因为玻尿酸 1 个分子能携带 500 倍以上的水分子,保湿能力强悍,后泛用于美容领域,如面部的填充及各类化妆品中。

如今,技术平民化造福更广大的人群,玻尿酸已经可以轻松口服,「吃出美丽健康」。不过说起口服美容,玻尿酸是新人。

口服美容品市场最早兴起于海外,如美白丸、抗糖化丸、口服胶原蛋白、葡萄籽提取物、预防紫外线的美容酸奶、防晒的美容果冻、预防脱发的软糖等都来自日本、美国等国。

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口服美容市场,食用玻尿酸也最早源于这里,1996 年日本正式将玻尿酸列为了食品添加物。

2000 年以后,其他国家也陆续允许玻尿酸添加在食品或膳食补充剂中,目前美国、英国、加拿大、捷克、巴西等国家均有多款含玻尿酸的保健食品上市。

中国在 2008 年批准玻尿酸为新资源食品, 使用范围为保健食品。在 11 年后,进一步证明了食用安全性的玻尿酸,于 2021 年 1 月,正式扩大适用范围为乳及乳制品,饮料类,酒类,可可制品、巧克力和巧克力制品(包括代可可脂巧克力及制品)以及糖果,冷冻饮品。

国内口服美容品市场,历史可谓不短。从甄嬛传被网友戏称为「东阿阿胶传」,到记忆里「做女人真好」的太太口服液的广告声,口服美容一直是我国女性的追求。不过在国内保健品市场兴起衰落的故事里,太太口服液已经难觅身影。

产品在换,对口服美容的追逐不变。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我国口服美容类产品增速较快,2019 年市场规模达 149 亿元。智研咨询数据显示,预计中国口服美容市场 2022 年将达 238 亿元。

在小红书上,关于口服的营养品的笔记有超过 10 万篇,其中也不乏有很多明星推荐,让人觉得明星保养得当的秘籍在于这些口服保健品。吴昕就曾在观察类综艺中,熬着夜但一把一把地吃各类保健品和口服美容产品。

口服多少能有点用?

不过这些产品的效用一直是一个谜。

在国内,2013 年多家胶原蛋白口服液品牌被爆未添加胶原蛋白,央视《焦点访谈》公开质疑胶原蛋白口服产品的有效性,还曝光一些主流品牌的胶原蛋白的成本只有 2 毛钱 1 克,算下来一瓶的成本也就 4 块钱,而产品的销售高达百元。随后口服美容市场陷入低迷。

在国外,口服胶原蛋白曾被认定无效。2011 年,胶原蛋白巨头德国嘉利达向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申请批准「水解胶原蛋白保持关节健康」的健康声明,被 EFSA 的科学委员会否决。在 EFSA 的科学家看来,胶原蛋白被吃下去之后,和其他蛋白质一样,也要被消化系统吸收代谢,根本无法保证其能到达关节。

关于玻尿酸口服的效用,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定论。

有很多认为口服玻尿酸是交「智商税」的观点,和否定口服胶原蛋白一样,认为口服玻尿酸经过强大的消化系统后,无法到达皮肤。

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学系教授、预防医学研究所副所长蒋卓勤直言,玻尿酸并不是人体所需的主要营养成分,通过功能性食品补充的意义并不大,「智商税」概念居多,护肝养胃、美白抗氧化等功效已超出普通食品概念,属于夸大宣传。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在欧美日韩市场,已经进行过口服玻尿酸的人体试验,有一定护肤功效。2017 年日本东邦大学医疗中心大桥医院发表在 ncbi 的文献称,其采用了 60 位志愿者,进行了为期 12 周的双盲含安慰剂实验。实验结果经显微照片显示,服用玻尿酸组明显皱纹减少,可见皮肤纹样及水润度改变。

至此,如果观察玻尿酸整体的发展脉络,可以看到高端医疗技术到寻常消费市场的清晰逻辑。

最早期发现和提取玻尿酸,使用的是从牛眼、鸡冠中提取玻尿酸的动物组织提取法,成本高、效率低、质量差,无法推广使用。

后国内国外研创出微生物发酵法,提升了玻尿酸的产业化和规模化程度。

到现在,以用途将玻尿酸原料分级,料可分为食品级、化妆品级和医药级。食品级和化妆品级技术难度和质量要求较低,医药级最高。

医药级玻尿酸运用于医美主要以注射形式,价格略贵,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水光针」,小分子透明质酸原液注射入真皮层;另一种是玻尿酸隆鼻垫下巴等,加入交联剂后的玻尿酸变成凝胶状,注射进面部充填塑形。

而随着技术进步,如今化妆品级的玻尿酸价格已降至每公斤几千元到几万元之间。主打玻尿酸的护肤品、面膜等产品也都成为平价商品,摆在了万千爱美人士的化妆台上。

口服玻尿酸原料价格也已经撑得起平价市场,更能让企业有利可图。

从 10 元的玻尿酸气泡水和玻尿酸企业财报均超过 90% 的毛利率来看,「保湿圣品」在不远的未来可能随时可得,人人的脸蛋都将水当当。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1q0wOTA5INFu4Xip3d3HwQ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新消费趋势】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