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偶像练习生》席卷内娱市场的2018年,背后只有31家公司了参加了这场造团大赛。短短3年过去,待播的《青春有你3》参与公司已经达到了67家,足足翻了两倍。另外还有50家左右的经纪公司向《创造营2021》输送了选手。去重之后,今年至少有110家公司,加入了男团混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剧焦一线”(ID:TVfocus),作者:舍儿。

《偶像练习生》席卷内娱市场的2018年,背后只有31家公司了参加了这场造团大赛。短短3年过去,待播的《青春有你3》参与公司已经达到了67家,足足翻了两倍。另外还有50家左右的经纪公司向《创造营2021》输送了选手。去重之后,今年至少有110家公司,加入了男团混战。

但事实上,男团这盘蛋糕好吃却不“好”吃。NINEPERCENT诞生的轰轰烈烈,次年的UNINE就已平平淡淡,创2的R1SE瓜田满地,阿里系3只男团均渺无音讯。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国内的偶像经纪普遍玩儿的是快餐文化,但快餐也分品质高低与销量多少。主动嗅到市场需求、洞察行业风口的经纪公司有着更完善的造星体系,成功几率更大。被动跟风的经纪公司能走多远主要靠运气。不过无论是专业公司还是跨界公司,选择在“偶练”割了第一波韭菜之后继续入局,多少都有些堵的成分在其中。

镜像娱乐统计,今年至少有58家经纪公司是首次参加男团综艺(仅统计BAT网综),其中3家同时参加了两档。至少有36家公司此前则参加过男团综艺。也有15家左右的公司此前参加过两次及以上,今年却暂退江湖。还有超过110家公司此前仅试水过一次。

另外,镜像娱乐还观察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近60家首次入局男团综艺的公司中,有近30家公司或厂牌成立时间不足两年。数据证实,“爱豆”这一商品,依然是娱乐行业名副其实的“香饽饽”。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男团综艺

影视公司、MCN机构混战

在内娱市场,偶像普遍被认定为低门槛职业。虽然若达到蔡徐坤、孟美岐级别,仍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但对于中腰部偶像来说,从练习到登台,可能只需要两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据了解,许多主营影视、音乐、活动策划等业务,且机制相对完善的公司,并不需要耗费过多的精力去培训练习生。只需要将旗下演员、歌手、网红等新人稍加包装,便可以报名偶像综艺。因3大视频平台混战,每年上线偶像综艺2-3档,每档需要100+位练习生。市场储备量严重不足,因此报名成功的几率也并不低。

若艺人运气好收获了粉丝或流量,即便没有出道,也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接商务赚快钱。若艺人没有获得关注,对于公司而言也不算是损失。

因入局偶像市场投入低、回报率快,即使自2018年之后市场再也没有诞生第二个蔡徐坤,娱乐公司依然一窝蜂的向该赛道涌入……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1)传统娱乐公司“供血”能力强

影视、唱片公司入局偶像赛道早已是行业常态。自《偶练》之后,欢瑞世纪、泰洋川禾、嘉行传媒、环球音乐等行业知名娱乐公司便纷纷下场。当然,这类公司普遍志不在“团”。而是借助综艺或限定团的流量优势,为艺人日后的演员或歌手的职业生涯铺路。

通过今年新入局男团综艺的公司情况来看,行业知名娱乐公司供血能力依然不容小觑。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黄子韬的龙韬娱乐近年来投入大量心血在培养新人,2020年,龙韬娱乐首次入局女团综艺,向《创造营2020》输送了选手徐艺洋,卡位第八。

去年年末,龙韬娱乐成立了新人计划“L.TAO +”,官宣了林煜修和钟骏一两位新人,前者参加了《创4》,后者参加了《青3》。林煜修曾在2019年以乐华练习生的身份参加过优酷的《以团之名》,但在节目中几乎无镜头。

曾一手打造顶流TFBOYS、改写内娱历史的时代峰峻向《青3》输送了选手李俊濠,该选手出演过TFBOYS主演的电视剧《我们的少年时代》,也曾与易烊千玺、黄子韬合作过《热血同行》。

虽然曾凭借天时地利人和建设行业里程碑,但随着新风口的到来,TFBOYS难以被复制。时代峰峻旗下二代团经历过改团名、换团员等动作,也依然没有达到出圈效果。相对来说,视频平台则是更好的选择。

郭敬明的最世文化首次参加偶像团体综艺。旗下参加《青3》的何德瑞此前主演过网剧《青春万万事》,也于2018年参加过爱奇艺综艺《演员的品格》。早已转型为导演的郭敬明近年来游走于各大综艺挑选演员,且拥有“爱豆脸”的男艺人正符合郭敬明的审美。此次参加男团综艺,大概率也是为演员拓宽知名度。

除此之外,赵薇控股的公司普林赛斯,出品过《天坑鹰猎》、《不完美的她》等剧集的光芒影业,由新丽文化成立的艺人经纪厂牌-萦火丛传媒等公司也在今年首次入局了男团综艺。“偶像赛道是打开市场认知度的捷径”再一次得到了有力的证明。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2)MCN机构向“外”兼容

除了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之外,网红经纪也试图向更主流的市场兼容。自去年的林小宅、朱主爱等网红参加了女团综艺之后,该趋势在今年也愈发明显。

阿里影业与国内最大的网红商业化公司天下秀合资打造的MCN机构“淘秀光影”,今年便向《青春有你3》输送了选手牛在在。牛在在拥有300万抖音粉丝,其短视频主要以一人分饰多角的模仿和剧情为主。

无忧传媒则向《创4》抛出了抖音拥有1000万粉丝的时尚类网络红人-张欣尧。无忧传媒盛产头部网红,包括 4700万粉丝的“大狼狗郑建鹏和言真夫妇”,4000万粉丝的麻辣德子,以及3300万粉丝的多余和毛毛姐等。

向《青3》输送了一位选手的宸帆娱乐为“宸帆电子商务”旗下新成立的公司,创始人为初代网红、王思聪前女友雪梨;星芒互娱派出参加《创4》的选手邵明明则发布过多首网络单曲,但人气相对一般;微粒文化则共有3位选手参加《创4》。

通过刘宇宁、冯提莫等网红成功转型艺人的案例来看,网红经济向“外”兼容存在一定的市场空间。尤其是近年来短视频、直播带货等新兴业务成为主流,行业也急需有市场认知度的红人出现。偶像赛道既能够成为影视公司的捷径,也能够成为MCN机构的捷径。

3)海外经纪公司大量入局

去年开始,偶像综艺的舞台上便常会出现海外小分队。比如《青2》的蔡卓宜、七穗,《创3》的郑乃馨、拉娜,其中来自泰国的郑乃馨还成功加入硬糖少女303成团出道,这也让行业看到了海外练习生存在的可能性。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今年,共有3家日本经纪公司、1家韩国经纪公司加盟《创4》;1家日本经纪公司、1家美国经纪公司加盟《青3》。

其中《创4》共计招募了15位左右的日本练习生。Avex输送练习生共5位,该公司即为艾回集团,旗下拥有日本知名艺人滨崎步;星尘传播事务所是日本最有影响力的艺人事务所之一,成立于1979年,旗下艺人包括常盘贵子、松雪泰子等,今年向《创4》输送了佐藤永翔一位选手。

根据韩国偶像市场的打法来看,如EXO、BLACKPINK等团体均有海外成员的加入,其目的是为了攻占国际市场。以《创4》的布局来看,其吸收外来偶像文化、打造海外影响力的目标也显而易见。不过,内地偶像市场的机制与日韩多有不同,腾讯将如何打好这张牌还需要拭目以待。

4)30家公司成立不足两年

在新入局男团赛道的偶像公司中,还有30家左右的公司成立不足两年。

根据企查查信息来看,这些公司大多以演出经纪、活动策划为主营业务。也有部分是新成立的艺人经纪公司。甚至还有部分娱乐营销公司、影视道具租赁公司加入。

比如STF的主公司宸梵文化成立于2019年。去年5月份,STF_Official官博发布的第一条微博就是练习生招募。今年,STF同时参加了两档综艺,共计6位练习生;上海程梦文化也在2019年3月注册成立后,火速推出男团“JULY LAB”,并在今年参加了两档男团综艺。

另外,这些新成立的公司中还有多家为爱奇艺持股。比如刺猬兄弟、德漾娱乐、韶愔音乐和超级爱豆。不同于腾讯有专业的艺人经纪公司哇唧唧哇负责运营节目出道的团体,爱奇艺从《偶练》时期就在摸索团体运营方式。但爱奇艺此前成立的爱豆世纪在运营ninepercent期间饱受不专业的诟病,近三年中爱奇艺成立或投资经纪公司,或许也是在艺人经纪行业的进一步探索。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当然,坤音、觉醒东方等经纪公司在参加《偶练》时也不过成立2-3年左右。从2018年至今,随着行业的成熟化稳定化,更给予了更多从业者入局的信心。短期来看,这股浪潮只会越吹越猛。

老牌公司“力不从心”

偶像持久战难攻难守

对于有着其他成熟业务的公司而言,偶像可以作为附属业务,成则进败则退。但对于将全部精力用于偶像培养事业的公司来说,这笔投入并不是小数目。

镜像娱乐统计,乐华、香蕉娱乐等至少36家有着相对成熟偶像机制的经纪公司N次出战男团综艺,但失败概率也并不低。另外还有超过100家曾参与过男团综艺的公司逐渐退出混战……

1)36家老牌经纪公司持续应战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乐华无疑是偶像行业金字塔顶端的玩儿家。市场上共7档男团综艺乐华参加过5档, 3档女团综艺乐华也参加过两档,且NINEPERCENT、UNINE、火箭少女101等出道团体中也均有乐华的艺人在其中。

年初左右,乐华娱乐成立了新的练习生壹华娱乐,今年向《青3》输送了唐九洲、张景昀和刘琦三位选手。作为内娱偶像市场首批吃螃蟹的公司,乐华曾以宇宙少女、UNIQ等偶像团体奠定市场地位。

但在内娱,偶像团体的市场空间远不及具备一定流量的个体爱豆。乐华有了孟美岐、王一博等顶流之后,心思也不在造团而在于造星。去年,乐华的金子涵在《青2》卡位后,频繁参加综艺、电商直播等活动。或许对于乐华而言,有粉丝基础的艺人solo比成团更有商业价值。

王思聪的香蕉娱乐每年都在全球发起练习生招募,并不缺选手资源。加上3档女团综艺,香蕉娱乐至今已经参加了7档偶像综艺。不过除了在2018年通过《偶练》、《创造101》推出尤长靖、林彦俊、傅菁三位艺人之后,其他4档综艺均在比赛中期遭遇团灭。可见市场竞争力激烈。

其他参加过4次男团综艺的公司中,黑金计划曾在《青1》赢得一个出道位,但因UNINE整体不温不火,其偶像厂牌的认知度也相对一般,今年同时向两档综艺输送了共5位选手;好好榜样除了去年《创3》的刘些宁之外,在男团阵列尚未推出知名度较高的选手,今年则同样参加了两档综艺;麦锐娱乐在经历倒闭风波后“卷土重来”,向《青3》输送了两位选手。

哇唧唧哇因与腾讯的深刻绑定,也仅参加腾讯系的偶像综艺。2019年的《创3》,哇唧唧哇旗下的X玖少年团中3位成员加入R1SE再度成团出道。今年,哇唧唧哇也派出了任胤蓬、张嘉元、付思超3位去年参加过《明日之子4乐团季》的选手。根据以往经验来看,哇唧唧哇艺人获得出道率的几率也更大。

在《偶练》时期凭借粉丝运营出尽了风头的坤音在赛后可谓是历经坎坷,坤音四子oner因朴凡的解约并没有走到最后,2019年又经历了音悦台欠债风波,参加《创2》也并未掀起水花。可以说坤音目前虽然名声在外,但旗下并没有知名艺人。但坤音也不甘示弱,今年派出参加《青3》的5位选手中,有杨淘、麟壹铭两位曾参加过《创2》。

整体来看,支撑老牌公司持续输出练习生需要满足行业地位够大、艺人储备量够多、准备够充分等特点。即使是“回锅”选手,公司也有能力持续在其身上投入心血。但再多的投入成本,也需要收获足够的市场回报率才能够完成良性循环。

2)超15家老牌经纪公司暂缓迎战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而对于底气不那么十足的经纪公司,暂时停下脚步积累资源或调整战略,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觉醒东方在《偶练》期间也收获了一波人气,5位练习生赛后组成男团Awaken-F,也有过短暂的风光。但偶像市场的更朝换代迅速,除了顶流爱豆的粉丝有着足够的粉丝基数和黏性之外,腰部及以下的爱豆很快会因为曝光率低而被后续的新人替代。

去年,Awaken-F成员左叶“回锅”参加了优酷《少年之名》,加入“S.K.Y天空少年”成团出道。但在内娱市场上,S.K.Y天空少年的知名度与Awaken-F并没有明显的差异。

华影艺星曾多次征战偶像综艺,旗下艺人李紫婷、郑乃馨陆续加入火箭少女101和硬糖少女303成团出道。但公司在男团赛道却屡屡碰壁,参加过4档男团综艺,均没有获得关注;亚洲偶像工厂旗下厂牌aif娱乐曾分别向《创2》和《创3》各输送过5位练习生,但无论是征战男团还是女团均反响平平;天浩盛世为《创2》输送的3位练习生也同样渺无音讯。

有过成功经验的经纪公司尚且如此,那些仅有一面之缘的上百家经纪公司更难以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坚持。

总的来看,中腰部偶像普遍具备低门槛、快回报、高引流效果等特质,吸引众多新老公司分切蛋糕。但与此同时,公司也需要用较高的长期维护成本,去经营这些仅有着短暂职业周期的偶像。对于成本不足的企业而言,盲目入局偶像赛道未必能换来理想中的回报。而若要打造有着较长职业周期、超高商业价值的顶流偶像,时间、金钱缺一不可。

“蔡徐坤”们的诞生,靠的绝不仅是运气和捷径。

附《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公司及选手信息表: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男团赛道大洗牌:近60家公司首次入局,超100家公司退出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eSuS_2eOuCVVJsGJVpcv_w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新消费趋势】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