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昨天,你是怎么跨年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 邓颖翀。

昨天,你是怎么跨年的?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昨天晚上八点在朝阳大悦城金逸影城看到络绎不绝前来观影的观众,小娱所在的影厅几乎是满座。据TOP数据统计,昨天有914.86万人选择走进影院跨年,产生约3.25亿元票房。

去年跨年夜上映的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打出“一吻跨年”的概念,使得影片单日收获2.44亿元票房,元旦档的势头压过以往的12月贺岁档,初现雏形。

今年是元旦档初现后的第一年,有从名字看就是为此档期打造的影片《亲爱的新年好》,也有徐峥监制的《宠爱》及批片《天使陷落》共三部影片在跨年夜上映。

即使它们都紧密结合跨年概念做营销的情况下,今年跨年夜的总票房仅3.25亿元,仍较去年同期的5.17亿元同比下降约37.14%。观影人次也输于去年的1400万。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与此同时,卫视跨年晚会、文旅主题公园推出的跨年活动、各城市举办的烟火秀、灯光秀等多种大型公共活动,这些娱乐消费都呈现出兴盛的态势。

在外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下,影院是否能够抢夺到更多的消费人群?元旦档是否能够发展为更具商业价值的成熟档期吸引来更多优质影片在此期间上映?仅生存了一年的“元旦档”是否于今年就此夭折了呢?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认为,今年元旦档的表现并没有做实这个档期,离档期成立、人们形成跨年观影的消费习惯,还需要一部特别定制的更符合跨年主题和氛围的爆款出现。

元旦档观影人数同比下降34.88%,档期尚未做实

今年元旦档确实给电影市场带来了一丝曙光。

整个12月,虽然有《误杀》这部陈思诚监制的黑马影片冲出,但是总票房仅有40.52亿元,观影人次仅为1.13亿人,成为2015年以来的新低。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而《宠爱》、《亲爱的新年好》、《天使陷落》、《指尖世界》四部影片选择在元旦档上映。跨年夜前夕,电影《宠爱》预售票房还超过6000万元,给市场增加了一点热度。

广州一家影院的影院经理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今年元旦档他们最看好《宠爱》,给到影片35%的排片。

昨天上午十一点,小娱看到灯塔专业版中《宠爱》的排片也为35%,到晚上,排片已经上涨至近40%。可见今年元旦档,贴合节日温情主题的《宠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从昨晚的成绩看来,《宠爱》也不负众望,收获约1.71亿元票房,占到当日总票房的51.4%,观影人数也占到总人数的52.3%。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同时,已经上映19天的《误杀》,和自上映来蝉联日票房榜首11天的《叶问4》后劲依旧,票房分别超过跨年夜当日上映的《天使陷落》和《亲爱的新年好》,给大盘分别贡献了10.9%和14.8%的票房。

最终,2019年跨年夜收获3.25亿元票房,占到12月总票房的8%,给稍显寒冷的12月带来一股暖流,然而元旦档对行业的影响却尚显不足。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统计出2012年到2019年跨年夜的票房情况时,发现虽然跨年夜的总票房整体呈上升趋势,占12月总票房的比重也在不断上升,去年曾一度达到11.81%,然而今年却回落至8%,观影人次较去年相比甚至下降了34.88%。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即便单部影片《宠爱》的观影人次已经达到490.6万,远超2017年跨年夜票房冠军《前任3》373.9万的人数,但总票房却远低于2017年跨年夜。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我们查看2017年元旦档的影片时,发现不仅有吴君如执导的《妖铃铃》、田羽生执导的系列片《前任3》、北京文化的《二代妖精》、翻拍自东野奎吾同名小说的《解忧杂货店》四部新片上映,还有冯小刚执导的《芳华》、陈凯歌执导的《妖猫传》两部大片正在映期。

相比之下,今年元旦档整体影片阵容明显逊色许多。

为什么年仅一岁的元旦档还未成长起来就面临夭折呢?

可以看卫视晚会,线下还有主题公园,为何要去影院跨年?

“档期还是要看内容,内容不好,档期可以忽略不计。”某院线区域负责人非常直接地告诉小娱。

是啊,元旦为何大众要选择走进影院呢?

必须要有优质内容,但实际情况是,今年新开机项目减少、演员无戏可拍的新闻层出不穷,虽然有《流浪地球》、《哪吒》、《我和我的祖国》等几部爆火的影片出现,影院还是常常缺少好的新片上映,整体环境就不佳。

正在培育阶段的元旦档,今年也不可避免遭遇到缺片的问题,除上述的大环境外,还有其他原因。

一家院线区域负责人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今年元旦因为不与周末相连,只有一天的假期,而影片最怕的就是影院“一日游”,所以今年元旦档的商业价值减弱,并非是一个好档期。

而且,小娱还看到那些选择在12月上映的贺岁档影片的整体表现也不佳,长尾效应不好,也无法助力元旦档。

虽然冯小刚照常将自己的新片放在贺岁档上映,但是《只有芸知道》到今日票房也未到1.5亿元。上周上映的两部大片《特警队》和《解放·终局营救》,票房都不及5000万元。只有《叶问4》和《误杀》两部上映已超10天的影片尚能助力。

外部因素同样正在影响着元旦档影院的票房,卫视举办的跨年演唱会、游乐园推出的跨年活动、地方组织的烟火会等活动都成为不少人选择的跨年娱乐方式,在影片吸引力不够的情况下,影院观影跨年的方式自然也缺乏竞争力。

自2005年湖南卫视开创国内跨年演唱会先河以来,卫视举办大规模的众星云集的演唱会已经成为惯常,十四年间,有许多人已经养成看跨年演唱会跨年的习惯。小娱的朋友们也大多选择叫上朋友一起在家里边吃火锅边看跨年演唱会的跨年方式。

从微博号“娱乐核武器”统计的表格看来,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和北京卫视的跨年晚会都取得不错的收视成绩。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而且,B站也开始举办跨年晚会。现在,晚会已经有2858.5万的播放量。这批观众恰好也都是影院的主力观影群体,缺失了他们,影院的票房成绩下降也在情理之中。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另外,近五年来文旅主题公园也逐渐明确跨年活动的概念。以欢乐谷为例,今年北京欢乐谷推出“电音奇幻灯光节”、上海欢乐谷推出“花漾音乐节”、深圳欢乐谷推出“原创音乐节”;上海迪士尼也迎来游客高峰,昨日上午9点半时,部分热门项目的排队时间就已经超过了150分钟。

而且单看上海,据上海本地宝统计,其大型公共场所举办的跨年活动、派对、祈福活动、灯光秀、音乐会共计就有33场,也能吸引部分人流。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甚至罗振宇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办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也汇聚了超1万现场观众,和数百万通过深圳卫视和爱奇艺观看直播的线上观众。

竞争如此激烈,元旦档是否能够击败对手,逐渐成长为一个对行业有所促进的档期呢?

元旦档要做实,每年都要有节庆影片

如果说春节档形成靠的是春节期间回乡人群大,下沉市场影院增多,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娱乐活动有限;暑期档的形成靠的是学校放假导致学生群体的娱乐时间增多;那元旦档的形成,首先靠的则是借助“跨年”的概念和激发的情绪作为营销来推动。

跨年强调的是一种仪式感,大多数户外跨年活动都是以“倒计时”作为主要仪式。电影如何抓住人们普遍的仪式感心理来营销呢?

美国有一到圣诞大家就会想要重看一遍的影片《真爱至上》,那么中国是否也能打造出紧贴元旦氛围的影片呢?

2018年跨年夜上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尝试把握住这个点作为营销,打出“一吻跨年”的概念,造就了高达2.44亿元的首日票房。虽然影片后劲不足,但足以显示出电影有满足大众仪式感需求的功能,元旦档具有发展的潜力。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在此之前,行业内普遍认可的是贺岁档,即12月这个档期。这是由“冯小刚+葛优”打造出来的,从97年的《甲方乙方》、98年的《不见不散》,到2007年的《集结号》、2008年的《非诚勿扰》,都摘得当年的票房冠军,张艺谋、徐克、陈凯歌、姜文也常把影片定在贺岁档上映,贺岁档的商业价值显而易见。

近年来,春节档甚至国庆档开始崛起,票房实现反超,贺岁档的势头大减,许多大片已经不再选择瞄准这个档期上映。

而《地球最后的夜晚》则首次推出元旦档的概念,使得2019年成为元旦档元年,“陪伴与温情”也成为该档期特有的氛围。作为元旦档初现的第二年,就有一部从名字就能看出是专门瞄准该档期的影片《亲爱的新年好》上映。

影片内容虽然与跨年并无太大关系,但是讲述的是关于独自来大城市闯荡的女性的故事,使得影片可以结合跨年这个主打“陪伴与温情”牌的氛围进行营销。

“我还有喜欢的人,我还有想做的事,我会加油的。”影片中的这句话也像极了大多数年轻人在跨年之际迎接新年时对自己说的话,让观众可以有共情之处。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宠爱》也把影片中“爱”的主题和跨年深度绑定。影片中由宠物串联起的情侣、父女、青梅竹马之间的爱无一不与跨年夜“陪伴”的主题息息相关。

影片的路演和首映礼都以“陪你跨年”为主题,还在三四线城市推出了数百场面对媒体、高校和品牌的主题跨年场放映活动。

从1400万人次骤降到900万,电影元旦档去魅进行时

批片《天使陷落》则借影片硬汉逆风翻盘的燃爽情节,主打“跨年看硬汉爽片解压,甩掉不开心”的概念,不过看来看去都是流于表面贴合的一种营销姿势了。

今年国庆档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就在国庆档特有的爱国氛围的助力下收获超30亿元的票房。按此逻辑,只要在影片内容优质的前提下,并且结合元旦档,特别是跨年夜的温情氛围,就能促使影片有更好的票房表现。

《亲爱的新年好》和《宠爱》算是依据这个思路做出的尝试,然而没能实现大爆,促进元旦档的形成。

所以说,元旦档要想成立,片方需要延续这个定制的思路,专门打造出更加贴合“告别过去的自己”、“迎接未来”、“陪伴与温情”为主题的优质影片,也需要一个爆款来让更广泛的大众把进影院看电影当作他们习惯的一种跨年仪式。

今年元旦档虽然没能做实档期,证明自己之于电影行业的商业价值,但是外界已经看到了它的潜力。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DuyC43SGz-3tai8TTowm0w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中国新消费】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