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那位在白鲸后台留言催稿的“Sandra”同学,你要的 Uplive 出海战况来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ID:baijingapp),作者:辛童。

那位在白鲸后台留言催稿的“Sandra”同学,你要的 Uplive 出海战况来喽!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说实话,看到这个留言时我是纠结了一下的,Uplive 应该算得上是笔者和出海结缘的第一步。这一切还要从 2017 年说起……..

在笔者上大学的时候正是国内千播大战的收尾期,也是亲眼目睹身边的朋友通过在花椒、映客直播月入大几万眼红得厉害的时候。

正在笔者发愁从哪入局的时候,一位朋友找到了我。

“你想做直播吗,想的话也不要在花椒映客做了,这些平台已经有了很多大主播,新人主播很难有立足之地了,你来 Uplive 试试吧,这个平台现在还比较新,而且面向中国港台、还有很多海外土豪,保证能赚到钱,你只要保证一个月播 22 天 48 个小时,一个月赚 2 万块钱一点难度没有。”

为了给我介绍 Uplive 有多好、多适合我,我们的对话持续进行了将近 2 个小时,后来我才知道他做了 Uplive 某合作经纪公司的主播运营……

也怪当时年少轻狂,一心想着赚钱根本没考虑过困难、也没有进行调研,所以一开始就遇见了困难。

当我以为自己可以流水过万时,才得知还要先进行直播前审核,审核包括:1、一段 60 秒以上的自我介绍视频;2、一段 3 分钟左右的才艺展示视频;3、一次至少 15 分钟的试播。当然,笔者凭借大气端庄(胡说一气)地优秀表达完美通过测试。可就当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凭借自己“甜美”的声音月入过万时,现实再次打击了我….

笔者将首次开播时间定在晚上 6 点,播了一个小时进入直播间的人屈指可数,更别说和我互动、给我送礼物了,于是我怀着绝望的心情下播了,顺便去看看热门直播间都在做什么,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

那些热门直播间的唱歌,唱歌水平甚至能赶上歌手;那些跳舞的主播各个舞步轻盈自信、甚至拉丁、肚皮、钢管、爵士什么类型的舞蹈都有;而且几乎所有主播都配有声卡、房间装饰或粉嫩或大气。更重要的是,不是一个两个主播这样,而是几乎全部热门主播都看起来很“完美”。

相比之下,画着淡妆戴着耳机在宿舍床上直播的自己就显得格外“凑合”。于是在还没开始盈利的情况下,为了“熬出头”又不得不自费购入了声卡、话筒、画布(画布也是很多主播看起来住在豪宅里的关键原因)、壁灯等加持产品。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直播设备

当然,笔者后来确实也在第 2 个月做到了月流水几十万钻,只不过不是用规定的“22 天 48 小时”时长完成的。隐约记得,那个月应该是只有一天没播,每天开播时间都超过 5 小时,还有 4 天是通宵开播后睡了 6 个小时后继续开播。

除此之外,还会自己充值给其他大主播刷礼物来增加存在感、圈散粉。终于在某天的早晨 8 点遇见了自己的“大哥”,后来又有了自己的小粉丝团,于是在休播时也要运营自己的小粉丝群(在微信上,很多中国港台粉丝都有注册微信,方便和其他用户以及主播联系)。再后来,因为要准备实训作业实在忙不开就没有继续直播了,但也会周期性地打开 Uplive 看看直播、给自己熟识的主播送送礼物。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换了手机后为数不多留下来的截图

自那以后,笔者再也没有那么“拼过命”,当然也没有再赚过那么多钱。所以当有读者留言问可不可以写一写这个选题时,我觉得可能也是时候给这段旅程画上一个句号了。

说到这儿,可能还有很多不从事直播赛道的读者不熟悉 Uplive,所以下面先来简单介绍一下这款 App 以及它背后的亚洲创新集团(AIG)。

成功的 AIG 和紧张的 Uplive

Uplive 是亚洲创新集团(AIG)于 2016 年 7 月正式上线的泛娱乐直播平台,在中国内地铺开后,又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越南、埃及、摩洛哥以及北美等市场设立分支运营机构。根据 Uplive 2019 年 9 月发布的数据,Uplive 注册用户数过亿,覆盖 150 多个国家和地区,MAU 超 3000 万,全球签约主播超 10 万个,分布在 70 多个国家和地区。如果数据属实,也就意味着 Uplive 的 MAU 比 BIGO LIVE 还多了 60 万(BIGO LIVE Q2 公布的 MAU 为 2940 万)。

而 Uplive 也并不是亚洲创新集团(AIG)的唯一成功产品,根据 App Annie 数据,目前 AIG 旗下有 8 款社交娱乐 App,其中 Lamour 位列中东、东南亚等市场 Google Play 非游戏应用畅销榜单前列,超级星饭团也发展成为了中国内地娱头部追星 App。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亚洲创新集团旗下产品 | 数据来源:App Annie

之前在白鲸的一场社交娱乐出海线上分享会中,有一位出海 5 年的开发者分享道:“一个公司能有 1 款知名产品已经属于不错的成绩”。那如此来看,AIG 有三款属实不错。

虽然根据企查查数据,亚洲创新集团是一家中国香港公司,但根据 Boss 直聘数据来看,其实际工商信息指向的是云智联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事实证明,这种将公司注册在中国大陆以外来规避海外政策风险的方法是有效的,这也可能是面对印度政府的三次封禁,Uplive 仍能存活发展的重要原因。

而亚洲创新集团的幕后推手正是以欧阳云(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士、硕士;巴黎高等商学院 MBA)、田行智(麻省理工计算机学士、硕士)和刘明灵(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硕士)三个标准理工男。和多数出海创业者一样,三人都有大厂背景、都是连续创业者。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从左到右分为为欧阳云、田行智和刘明灵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数据来源:由公开信息整理

比学历和大厂经验更重要的是三个人的过往经历和主攻方向有很大不同,在团队协同配合时可能会可以产生“1+1+1>3”的效果,而 Uplive 之所以早早选择出海发展也和 3 位联合创始人的工作经历有关,尤其是对于经历过“百团大战”的欧阳云而言,他很清楚“千播大战”后 Uplive 将要面对什么。

现在回看,Uplive 选择出海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不然映客、花椒,甚至陌陌和 YY 现在在国内面临的增长困境,也将会是 Uplive 的困境。

但尽管选择出海,甚至 All in 出海(目前 App Store 中国区和安卓手机应用商店均不能搜索到 Uplive)给 Uplive 争取到了更多发展时间和发展可能,但显然 Uplive 的发展也因海外直播赛道竞争激烈、其他社交娱乐产业崛起而受阻,这或许也是 Uplive 三年传出 2 次上市消息却迟迟未有进一步动作的原因吧。

不过,Uplive 目前面临的问题也正是整个直播行业面临的问题。

直播品类竞争加剧短视频、语聊产品也正吸引用户注意

中东和东南亚等重点市场竞争对手实力强劲

先是东南亚、再是中东,这些年大量的厂商在这两个地方确实赚到了钱。一位从业者表示,因为体量很大,所以利润是比较可观的。但也是因为赚钱,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根据 App Annie 数据,Uplive 目前位列 26 个国家和地区的 Google Play 非游戏应用畅销榜 Top100,主要市场集中在印度、中东和东南亚,这也是 Uplive 一开始就选择的重要根据地。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2020 年 11 月 3 日 Uplive 在各个国家 Google Play 畅销榜单的排名情况(上);Uplive 在各国 Google Play 最高畅销排名情况 (下)| 数据来源:App Annie

虽然看似守住了自己的“江山”,但实际上和 2017、2018 年的巅峰状态相比,Uplive 让出了 69 个排名 Google Play 非游戏应用 Top100 的“城池”。这和海外直播行业乃至整个社交娱乐赛道竞争加剧有关。

接下来笔者将选取印度、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等 Uplive 优势市场,来分析一下 Uplive 目前的发展境况。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各国 Google Play 非游戏应用畅销榜单 Top100 中直播 App 情况(社交娱乐 App 包括直播、短视频、语聊、一对一视频聊天等类别) |数据来源:App Annie

根据 App Annie 数据,Uplive 在以上 5 个主要市场均位列 Google Play 非游戏应用畅销榜单 Top30,但都未能挤进 Top10。在 5 大市场中,Uplive 在印度排名最为靠前,当然这也与 BIGO LIVE 等出海直播 App 仍被“关在小黑屋”不无关系,除了印度市场,在其他四个市场 Uplive 均未能成为当地 Top5 畅销直播 App。

从畅销榜单排名数据来看,Uplive 在中东的主要竞争对手是 BIGO LIVE、Tango、Mico、StreamKar 和 Hakuna,在东南亚的主要竞争对手是 BIGO LIVE、小象直播和 LIVIT。

从数量上来看,至少有 7 个直接竞品排在 Uplive 前列,其中 5 家是中国出海公司,而 Tango 背后也有阿里巴巴加持(阿里巴巴领投了 Tango 的 D 轮融资);从质量上来看,几款产品都有成熟的直播运营经验和产品本地化经验,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已经找到了独特的产品定位。

而从上个表单中,Top100 中社交娱乐 App 数量和直播数量的差距来看,结合海外移动 App 仅有的几个变现方式,可以说明很多非直播社交娱乐 App 或多或少地加入了直播功能来变现。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数据来源:App Annie 以及公开数据

总结来说,Uplive 正直面强劲的竞争对手。根据 Sensor Tower 7 月份发布的 2020 年 H1 中国出海直播/短视频应用收入 Top20 榜单来看,有 8 款直播新入榜单,这也意味着有 8 款应用跌出榜单,其中 7 款属于直播 App。与此同时,Uplive、LiveMe 以及小象直播三款应用的排名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只闻新人笑,又哪见旧人哭。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数据来源:Sensor Tower

而以上提到的仅是来自直播品类的竞争,而事实上短视频、语聊以及其他社交娱乐产品也正抢占更多的用户注意力。

泛娱乐家族正逐渐壮大 也意味着竞争加剧是必然

以中国开发者主要关注的印度、中东等市场为例,目前中东市场最受欢迎的品类当属以 Yalla 为代表的语聊房 App(凭借 Yalla,雅乐也挤进了 2020 年 10 月出海收入 Top30 厂商),而印度市场更关注一对一视频聊天 App,美国市场则对以 TikTok 为代表的短视频 App 表示出了很高的兴趣度,这些或符合当地习俗或符合互联网发展趋势的 App 正逐渐吸引越来越多的用户注意力。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除了以上提到的还有很多其他赛道的厂商也将触手伸向了社交娱乐的赛道,比如逐渐显现的社交与游戏的交融趋势等等。和其他直播 App 一样,Uplive 接下来要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尽管局势不甚明朗,Uplive 也不是没有胜算。

Uplive 后备储蓄力量充足但似乎又少了些想象力

笔者认为 Uplive 在未来的竞争力主要来自产品定位明确、过去经验可和未来发展趋势相融、本地化经验丰富这三方面。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Uplive 主播截图

从目前国内外社交娱乐赛道发展现状和发展趋势来看,正呈现出以下几个趋势:

(1)短视频+直播的融合,以 Likee 为例。短视频业务负责扩大用户基本盘,直播业务则负责快速创建营收。根据欢聚 Q2 财报数据和接近 Likee 人士信息,截止到 2020 年 6 月 Likee MAU 为 1.5 亿,但之所以能位列多国畅销榜单前列主要还是依靠直播打赏收入。插个题外话,Likee 恐怕是李学凌敢大胆出售 YY 等国内业务的重要原因。

但反过来直播+短视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2)直播+电商,以快手为例。根据中研网数据,2019 年快手 GMV 约 1500 亿元,作为对比淘宝直播为 2500 亿元,直播在电商带货中能发挥的重要性正在被凸显,菲律宾直播平台 Kumu 在今年上半年也尝试增加了直播带货功能,受到用户好评。

(3)社交娱乐正和游戏进行深度融合发展,以 Roblox、Discord 为例。此前 Roblox 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一半的美国青少年会使用 Roblox 度过休闲时间。另外根据 a16z 合伙人 Jonathan Lai 此前做的分享来看,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正通过直播(包括视频和音频)观看、甚至参与狼人杀、甚至国际象棋等内容。

(4)掌握了本地 MCN 资源的社交娱乐产品才能走的更长远。

如此来看的话,Uplive 还是很有胜算的。

首先,自笔者 2017 年开始关注 Uplive 以来,Uplive 发生了 N 次重大改版,有的更新侧重商业模式,也有的更新侧重产品功能,仅 2020 年 1 月 1 日至今 Uplive Google Play 版本就进行了 36 次更新,其中 11 次是产品功能升级,可见 Uplive 具备比较强的产品更新迭代能力。

以 Uplive 目前产品形态来看,Uplive 同时兼具直播、小游戏、语聊房、社区、短视频、互动庄园等多种功能,其中直播、游戏和语聊房都十分活跃,而短视频版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笔者在国内的原因,刷不到任何东西,又或者根本就无人使用。因为从其他直播平台过往经历来看,直播平台想做短视频确实很难。不管怎么说,Uplive 目前的发展情况都和 AIG 过往经历有关。

首先来看直播,在整个直播平台中最吸引用户的因素还是主播,而从整体质量上来看 Uplive 的直播质量还是相对较高的,这和 Uplive 一开始就选定“主播+网红+艺人”的路线有关,比如一开始在 Uplive 直播的中国香港主播中有很多都是艺人,也有很多主播在来 Uplive 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两位才艺主播在 Uplive 直播已经至少 4 年

除了常规的主播招募和培训,Uplive 还推出了自己的女团 Uplive Girls、成立网红主播学院、在很多城市设置直播大本营给新人主播提供培训和指导。除此之外,Uplive 还在出海初期就开始布局与当地 MCN 的合作,掌握了不少当地优质主播,比如在中东与 Mazzkia Group 和 Rokana 等大型公司合作进行品牌联动、打造网红。

我在出海直播平台Uplive当主播

再来看游戏功能,根据 Uplive 数据提示多款互动游戏都有超千人正在使用,而且每个游戏都和 U 钻(Uplive 内通用虚拟货币,人民币:U 钻为 1:7)紧密联系,用户可以通过玩游戏赚 U 钻。而 Uplive 之所以能熟练且自如地将游戏嵌入直播平台与两个因素有关。1、是欧阳云和田行智早期创业项目“碰碰”就是一款社交游戏互动平台,根据百度百科数据,碰碰曾在国内外获得 3000 万用户、90 后用户群体占比高达 95%。运营让二人积累了不少经验。2、是在 AIG 内部有一个名为“碰碰瓷”的游戏研发团队,目前已开发运营数十款游戏。

最后再来聊一下本地化,前文有提到 Uplive 在一开始就在北京、台北、中国香港、东京、胡志明市、雅加达、开罗、洛杉矶等地区设立分支机构共同运营,而很多分支机构的高层甚至“一把手”都是当地人,因此可以帮助 Uplive 更有效地开展一些活动以及避开一些雷,这也是 Uplive 出海多年却少有负面新闻传出的重要原因。

还是那句老话,Uplive 仍然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能不能选对直播+其他功能?能不能再做加法之后做减法?能不能重新拿回失守的印尼和日本?能不能再完成早期资本积累阶段后花费更多精力在产品打磨和完善用户体验上?都决定着 Uplive 的未来有多远,AIG 旗下 Lamour 近期传出的负面新闻就是最好的反例。

尽管,作为笔者和出海结缘的第一款 App,笔者十分希望 Uplive 能如愿在 2021 年上市,但确实 AIG 需要直播之外的更多想象空间,据笔者所知近两年没有纯直播公司上市。但 AIG 新的想象空间是什么呢?似乎又无从知晓。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AvJEDThI_JzVYhCjVnWjXA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新消费趋势】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