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谷歌和迪士尼的印度“三国演义”

在2020新年前夕,印度最受欢迎的流媒体平台Hotstar发生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其母公司Star和迪士尼印度公司的现任董事总经理Sanjay Gupta将会离职。他已在此任职十年,而2020年他将担任谷歌印度的负责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 宋炳晨。

在2020新年前夕,印度最受欢迎的流媒体平台Hotstar发生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其母公司Star和迪士尼印度公司的现任董事总经理Sanjay Gupta将会离职。他已在此任职十年,而2020年他将担任谷歌印度的负责人。

Gupta离职的信息在11月宣布,今年8月份,谷歌印度主管Rajan Anandan加入红杉资本,管理红杉专注于创业公司的项目Surge。而在今年1月,Hotstar前首席执行官Ajit Mohan刚刚离职,他曾直接向Gupta汇报工作。离职以后,Ajit Mohan负责运营和管理Facebook印度业务。

Facebook、谷歌和迪士尼的印度“三国演义”

那么为什么谷歌会青睐Hotstar的负责人呢?因为该公司的发展势头上佳,至少在视频付费方面做的很好。

自5年前推出以来,Hotstar的月观看量迅速上升到3亿,这让它成为全球科技巨头挖人的“基地”。据《印度时报》报道,Mohan在Facebook挣了约200万美元,远多于之前,而且这还不包括其股票期权。目前尚不清楚Gupta在谷歌的薪水是多少。

关键先生

Gupta被认为是Star成功的关键。他在体育节目和Hotstar的推出中都扮演了关键角色,预计他会将这些经验引入Youtube。他还曾是消费品零售商联合利华印度公司和印度最大电信运营商Bharti Airtel的高管,他有着有着强大的销售能力,以稳固电信运营商与内容商的关系而知名。

在Gupta转任YouTube之后,Hotstar少了一位核心高管。但一名互联网娱乐行业的高管表示,估计这不会成为障碍。虽然今年失去了两位关键高管,但Hotstar的核心力量依旧很强,并非是可以被低估的弱者。

“Hotstar拥有合理的产品定位,资产组合也很独特,”这位要求匿名的高管表示,“鉴于迪斯尼、福克斯和Star的组合,它们永远不会被轻易撼动,而且总能吸引强大的人才。

经过一年多的内部开发和完善之后,Hotstar于2014年2月推出。其目标是将Star India重要的传统电视业务(60多个国内频道)扩展到数字领域。2017年,Hotstar收购了印度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印度板球超级联赛(IPL)的全球转播权,这进一步推动了业务发展。

2019年5月是Hotstar的分水岭,在5月11日至12日,共有1860万人观看了印度板球超级联赛(IPL)的决赛,这也打破了其保持的1030万观看量的全球纪录。到今年7月,又有2530万观众收看了印度队在板球世界杯半决赛中对阵新西兰队的比赛,这再次打破了之前创下的纪录。

但它的吸引力不局限在体育领域。Hotstar播放了《权力的游戏》,这是2019年最流行的剧作,以及《复仇者联盟:终结者》。

搅局者

“YouTube从未想到Hotstar会成功,但它成功了。”一位要求匿名的OTT企业高管说,YouTube不是持这种观点的唯一企业。Gupta本人也说,许多观察家告诉他,这项业务将是一场“灾难”。但事实并非如此,硅谷的巨头们在今年板球赛季结束以前一直在密切关注他们。

Mohan去年接受了Facebook的邀约,并在2019年1月加入。Facebook一直表现出对印度内容的浓厚兴趣,在2017年Hotstar赢得的IPL交易中,它也提出了报价,然而最终没能成功,但在新高管的领导下,它在加快步伐。虽然IPL相比,在印度转播西甲联赛可能并不引人注目,但这意味着它们发出了希望提高吸引力的信号。

即便是Facebook——经营着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有20多亿月活用户,在印度拥有4亿WhatsApp用户——也不可能理所当然地“躺赢”。

“他们意识到,需要雇佣有运营媒体经验的人,”上述OTT高管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雇佣这类业务的人才。”

“Gupta不仅能帮助YouTube,还将让谷歌更加深入地了解整个生态,与电信运营商建立合作。”上述高管声称,“他是个擅长消费者主导型媒体的人。”

Facebook、谷歌和迪士尼的印度“三国演义”

这位人士还补充道,这会让Youtube获得更高的广告份额。很显然,Youtube一直占据主导地位,但Hotstar这五年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事实上,根据分析公司Media Partners Asia的估算,如果以日用户数计算,Hotstar的广告收入高于YouTube。

如何在印度成功?

Hotstar对体育节目的投资获得了回报,但该公司的产品本身也是按照特定用户的特点开发的。其产品中的“N”功能允许观众在IPL比赛期间玩与板球相关的游戏,实现由静态、动态的结合。

“不论观众是去现场还是在屏幕前,我们希望给他们相同的观赛体验,拍手、吹口哨、呐喊,都可以。”Hotstar母公司迪斯尼印度董事长Uday Shankar在最近的一场活动上说。

这一功能大获成功。Hotstar表示,在今年的IPL期间,“N”功能为其带来了6400万观众,是上一年的两倍。公司已经有计划将这种互动体验扩展到体育节目之外的其他内容。

除了游戏之外,Hotstar还在比赛转播中提供了Swiggy点餐服务,根据Hotstar自己的数据,这项服务已经产生了1400万份订单。

Facebook、谷歌和迪士尼的印度“三国演义”

YouTube或Facebook不太可能立即采用此类功能,但他们依旧可以为用户定制新的功能,适应印度用户的习惯。迄今为止,谷歌本地化战略的关键之一,是创建谷歌地图和YouTube等应用的“精简版”,这些应用下载速度更快,占内存更小,可以匹配印度廉价的信实Jio手机。但这些并没有彻底改变用户体验。

“我认为,谷歌和Facebook正在意识到,产品在印度的发展不同于北美。” 前述互联网娱乐高管表示,“在Hotstar,你可以边玩游戏边看板球,这跟西方的观念完全不同。”他补充说,“可以想象,他们可能会将产品体验向这个方向转移,这会是个非同寻常的挑战。”

印度的消费模式和终端设备,对科技巨头来讲是全新的。在某些方面TikTok似乎更为擅长和适应。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 2018年,TikTok仅在谷歌上就花费了3亿美元的广告费,将其推入美国主流市场。同时它在印度的月活用户超过1.2亿,这个数字仅次于中国,在其全球5亿月活用户中占了很大一部分。

随着服务达到临界点,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研究下一步计划。

挑战与使命

流媒体目前是印度的热门领域,但谷歌的覆盖面很广,Gupta还需要管理其他的领域。

谷歌的支付应用GooglePay已经大获成功。它的下载量超过1亿次,对Paytm形成了严峻的挑战。Paytm是印度价值最高的私营科技公司,估值约为150亿美元。

使用谷歌互联网服务的用户量也十分巨大,该公司表示,每月有超过800万人通过其铁路WiFi上网。

但并非谷歌的所有项目都可以盈利。2019年5月其在印度发布了社区应用Neighbourly,但自推出以来受到的关注很少。而且谷歌的投资理论似乎也有些脱节,它对按需服务类创业公司Dunzo和电商Fynd的投资都没有获得回报。Fynd在8月份以一笔未公开数额的交易出售给了信实,而Dunzo在与实力雄厚的对手竞争中继续亏损。

对Gupta来说,仅仅接管并不能保证成功。处理与美国总部的关系,对于任何一家跨国企业的负责人来说,都是最终的挑战,更不用说业务了。但这些方面现在也有所改善。

例如,Mohan到Facebook之后就产生了改变。他可以直接向总部报告,而不用通过亚洲或其他高管,这对印度的高管来说尚属首次。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职权范围并不涉及WhatsApp和Instagram,而仅限于Facebook。保持竞争力、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似乎是首要目标。

在美国科技公司越来越多地在海外撤军之际,Gupta也肩负着与印度政府建立桥梁关系的使命。印度各邦政府正逐渐要求科技公司共享本地用户数据。印度方面同样也希望谷歌将支付相关的数据存储在印度本土。

2020年,Hotstar面临的挑战与上一年相似。在两位明星高管缺阵的情况下,它需要继续保持优势。而Facebook和谷歌可能会快马加鞭迎头赶上。

一场新的冒险也将会来临。迪士尼首席执行官Bob Iger曾公开表示,Hotstar将会进军东南亚。或许这个流媒体平台,也应该开始招兵买马了。

本文原始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rY0zQZ8pivm-kR_zIRE8ZQ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中国新消费】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