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费每日播报(01-13)

  • 要人要钱要调性,B站在努力拒绝泯然众人
  • 2019年,实体书店还好吗?
  • 复盘电商直播:有没有泡沫?头部效应下新机会在哪里?
  • 聚美优品将进入退市程序,陈欧的好牌出完了?
  • 陆奇:创业要解决三个挑战,持续看好娱乐和通讯行业
  • 富士康印度工厂告吹,海外建厂为何这么难?
  • 快手、淘宝斥巨资冠名春晚,获取流量仅靠拉新还不够
  • 新报告:云计算人才招聘更看重经验与技术,而非学历

要人要钱要调性,B站在努力拒绝泯然众人

2020年伊始,B站就凭借一场别开生面的元旦跨年晚会迎来开门红,股价也随之走高,并不断刷新历史纪录,截至上个交易日,B站盘中股价一度涨至24.47美元/股。“2019·最美的夜”播出6天后,回放量超过6700万次。B站的跨年晚会在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密集的讨论中出圈了。但狂欢过后,B站仍旧前路漫漫。

首次举办跨年晚会的B站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通过大数据梳理,晚会将B站过去一年的梗和热点揉进节目内容,引发了用户的共情。不过,晚会的出圈并不代表B站因此破壁。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活跃用户数为1.28亿,平台最火视频播放量为千万级别。与爱优腾5亿以上的月活、视频动辄上亿的播放量相比,B站仍显小众。

B站要真正出圈,就要扩大三四线城市用户群。同时,B站也要做小,保持小众特色在两者之间做好平衡很难。大量普通用户涌入后,B站的做法是设置更加严苛的弹幕审核制度、“风纪委员会”等,以维护社区风气,并将子社区从最初的4个分区扩大到15个,在开放生态下形成隐形门槛。另外,为了保障用户体验,B站还在巨大的商业化压力下选择“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

跃过变现门槛,是B站近几年持续发力的方向之一。2016年,B站推出大会员制度;2018年底,B站与淘宝达成战略合作;2019年7月,B站收购超电文化,新增艺人经纪等部分。而B站商业化的前提是向主流靠拢,获得更多用户,这是当前所有社区产品要面临的重要难题。B站能否解好这道题,是其下个十年的重要挑战。

主编点评:36氪旗下“Tech星球”作者苏梓认为,B站正摆脱小众的身份,向着一个没有边界的社区平台进化,这意味着平台内容和用户将会更加多元。B站要平衡各方利益,运营一个极其复杂生态,未来会很艰巨。

复盘电商直播:有没有泡沫?头部效应下新机会在哪里?

2019年,“直播”成为电商平台引爆消费者购物需求的最火渠道,以薇娅、李佳琦为代表的一批网红主播随之出圈。电商直播在大火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少质疑:动辄上亿的消费数据是否存在泡沫?整个行业今年要如何演变?36氪旗下《零售老板参考》近期复盘了上述问题,核心观点如下:

市场担忧,电商直播生态过早出现了巨头效应。头部主播薇娅一场直播动辄有上千万观看量,年收入过亿,而中小主播的收入状况并不理想。部分与机构签约的主播甚至没有底薪,只从实际销售结果中获得提成。2019年双11前后,平台方淘宝直播做出调整,鼓励商家直播。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有利于中腰部商家发展状态,建立更加健康的从业者模型。

而面对外界对直播泡沫的质疑,薇娅在受访时表示,直播模式(今年)肯定会有升级。薇娅母公司谦寻去年12月宣布建立“超级供应链基地”,快手带货一哥辛有志今年也要增设供应链团队人员,公司拟从1000人扩张到8000人。这意味着头部主播已经从大众认知的营销层面深入到零售行业的源头环节

目前,头部主播在供应链打造方面有所区别。薇娅母公司谦寻做的是一个大型选品场地。这个场地不只供薇娅直播间使用,其他签约的40多名淘宝主播也有机会共享。谦寻也在签约中腰部主播,条件是这些主播已经拥有自己的影响力和带货力。而与薇娅不同,李佳琦和辛有志团队则集中打造个人店铺的供应链,商品以中小品牌或自有商品为主。他们也都在孵化其他主播。

随着头部主播所在机构投入供应链建设,中腰部主播有可能在标准化的基础供应链生态中,获取一定的成长空间。但值得注意的是,张大奕所在的如涵更早之前就做过供应链,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主编点评:淘宝直播现在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是店铺自播。这是个新机会。不过直播作为各家淘宝店铺的常规运营手段,如何成为现象级的直播店铺,依旧需要时间探索。

聚美优品将进入退市程序,陈欧的好牌出完了?

近日,美股上市公司聚美优品发布公告称,以董事长陈欧为代表的买方集团于1月11日向集团发起了私有化要约,拟以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剩余股份,这一价格相较于聚美优品上周五美股收盘价每ADS17.43美元溢价15%。此次交易如果达成,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

这并非陈欧初次向上市公司发出私有化要约。2016年2月,聚美收到来自陈欧、产品副总裁戴雨森等发出的私有化提议,2017年11月底邀约撤销,当时的收购价格为7美元/ADS,这一报价股东不接受。本次的交易价格相比4年前提升不少,但这不及聚美22美元/ADS的发行价,而如今的聚美更不复当年,市值仅2.07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34.33亿美元跌去了94%

聚美创立于2010年,曾一度跃居中国美妆网络零售平台第一,市场份额达22.1%,并在4年后以“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的名号赴美上市,但不久便卷入售假风波,股价受挫。经过直采、自营整改后的聚美开始回升。紧接着,它所在的跨境电商赛道2016年遭遇了“408新政”(跨境电商新政),订单量猛降,随之而来的是战略转型、高层动荡。根据易观数据,聚美在2019年Q3的市场份额仅为0.1%

聚美能在早期脱颖而出,一方面是因为时代红利,另一方面靠的是创始团队的齐心协力,以及成功的营销,而它最大的失误在于对产品与服务核心竞争力塑造的恒心缺失。现在的聚美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电商平台,业务涉及共享充电宝、影视出品等。退市成功后,聚美或许有机会在一级市场获得资金支持,但陈欧的商业故事在资本寒冬中似乎缺少说服力。

主编点评:回A股也并非好选择,2016年借壳制度还没那么严苛,聚美尚且半途而废,现在则更加渺茫。不论能否再次上市,摊子铺大了的聚美都急需理清发展方向,做到主次分明,一拥而上的商业路径不容易受到一级市场的欢迎。

陆奇:创业要解决三个挑战,持续看好娱乐和通讯行业

离开YC中国之后,陆奇创立了新品牌“奇绩创坛”。1月11日,奇绩创坛举办了独立运营后的首次大规模活动,陆奇在活动上发表演讲,分享了他对于创业的一些看法。

陆奇根据自己的经验,把创业者面临的挑战分成了三大类,分别是周期性挑战、环境性挑战和结构性挑战。资本市场是有周期性的,资本永远盯着哪些回报最好的项目。因此资本寒冬过去之后一定是春天,陆奇建议创业者要先活下来,融资特别难的时候想办法自己造血,或者是获得其他的资源。

另外,创业环境不一样,创业者面临的挑战也不同。比如,中国的资本生态还不够成熟,不够有耐心,这都是创业者需要面对的大环境。而结构性挑战指的是,创业者要快速找到和市场匹配的产品。陆奇认为,当今的趋势是,好想法越来越多、技术开发周期越来越短、产品开发速度越来越快,但市场上的客户时间有限,不可能不断采纳新产品。面对这样的挑战,创业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迭代产品。

什么叫做产品与市场匹配?陆奇给出的定义是,首先这是一个能赚钱的好市场,其次你的产品开始供不应求,然后是有竞争者加入。陆奇提醒创业者,在面对机会的时候,要想清楚下面五个问题:1.到底做什么?2.为什么你做的产品有较高的商业和社会价值?3.为什么现在是进场时机?4.为什么你的团队能把这件事做成?5.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在创业方向上,陆奇也给出了自己长期看好的领域。一是娱乐行业,他认为这个需求永远存在,并且在不断增加,内容和游戏类是陆奇很看好的两大类。二是通讯行业,通讯是人类社会底层技术,尤其是5G出现之后,通讯行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主编点评:陆奇特别强调了迭代能力,以及在创业之前要把事情想清楚。迭代可以让创业者找到更好的切入点;“想清楚”自己的做事方式,对创业来说,同样是一种长期的驱动力。

富士康印度工厂告吹,海外建厂为何这么难?

日前,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工业部长苏巴什·德赛称,与富士康在当地合作建立电子产品制造工厂的计划已经取消。近几年,富士康频频传出到海外建厂的消息,但很多项目都没能顺利落地。尽管富士康在巴西、越南等国家均设有工厂,但这些工厂大多并不生产苹果公司的产品,或产量非常小,而来自苹果的订单才是富士康最赚钱的业务

一直以来,富士康最核心的产能都集中在中国,其急于在海外建厂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在中美摩擦的影响下,中国组装好的iPhone在进口美国时可能要承担附加关税,成本大幅增加。同时,海外的新兴市场也正通过加增关税的方式,迫使苹果在当地建厂。此外,中国人力成本的上升,以及苹果在中国市场份额的下降,都让苹果不得不赶紧寻找海外的新兴市场。

目前,富士康在海外建设“苹果工厂”均没有在中国顺利是有原因的。首先,一些国家的政局不稳,没有稳步向上的经济环境。其次,基础设施缺乏、没有完整的供应链也是一个原因。以富士康的印度代工厂为例,除了公路、铁路、供水设施缺乏以外,许多零件甚至还需要中国广东省的支援。这直接导致出货量低下,无法起到供应全球的作用。最后是缺乏大量廉价劳动力。比如,越南有廉价劳动力,但是人口少;而美国劳动力多,却又不便宜。

富士康2019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在该季度收入为1.73万亿新台币,同比下跌4.4%。2019年,富士康营收为5.33万亿新台币,同比上涨0.82%,增速已大幅放缓。因此,对于富士康来说,新的增量市场虽然难找,但必须快速、持续找下去。

主编点评:“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商业黄金法则。富士康的大部分“鸡蛋”都在中国的“篮子”里。找到新的海外市场,逐步扩大产能,是富士康当前的重要任务。

快手、淘宝斥巨资冠名春晚,获取流量仅靠拉新还不够

1月11日,淘宝和央视联合宣布,淘宝成为2020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在今年大年夜,淘宝将为5万个消费者清空购物车;聚划算百亿补贴将为春晚带来10亿补贴,整个春节期间聚划算的补贴总额达20亿。稍早之前,快手宣布成为2020春晚独家互动伙伴,将在除夕当晚发放10亿元现金红包。

事实上,春晚成了互联网企业争夺流量的主舞台。对于快手来说,竞争对手抖音的日活用户超4亿,并且与火山小视频品牌合并整合。因此,在冲刺IPO之前,快手不希望再以行业第二的身份讲故事。快手创始人宿华在内部信中明确了年底实现3亿DAU的目标,这场春晚的流量入口,成了快手重要的战场。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的一篇文章认为,淘宝今年冠名春晚有着类似的目标:最大化品牌曝光,触达更多人群。

过去五年,春晚的冠名商都被互联网企业拿下,互联网企业从春晚中获得的流量红利显而易见。根据第三方数据统计,2015年春晚,微信仅用2天就绑定了2亿张个人银行卡,支付宝为此用了8年时间。2018年,淘宝以10亿拿下春晚独家合作,通过亲情账号等方式带来了春晚互动的新玩法,直接收获了比2017年“天猫双11”高15倍的流量。

然而,春晚并非一本万利,如何在流量激增过后取得用户的沉淀,是互联网企业面临的难题。根据百度官方的说法,2019年除夕,百度App从1.6亿冲到了3亿的DAU,但过完除夕和初一,直接掉回春节前的水平。在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当下,互联网平台在拉新之外还应有更多考虑。

主编点评:春节营销,已经逐渐成为互联网公司们的年终大考,如何调动观众参与度,创造出更有趣味的玩法,保证后续的留存,这是当前春晚冠名商们要面临的一个挑战。

新报告:云计算人才招聘更看重经验与技术,而非学历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多项支持与促进云计算产业发展的政策。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云计算人才需求洞察白皮书》显示,企业对云计算人才的需求量持续增多。2019年4月,人社部等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增职业,其中6个岗位与云计算及其相关领域直接相关。

目前来看,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四个领域有人才需求的企业,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其次,杭州、成都、武汉、南京等新一线城市对云计算相关领域的人才需求也比较高。另外,云计算领域人才月均薪酬在1万元以上的占比高达93.7%,3万元以上占比达24.7%,同样反映出市场对云计算技术人才的刚需。

在招聘云计算人才时,企业更看重工作经验及技术能力,而非学历。数据显示,在学历方面,企业招聘云计算人才最低要求为本科学历的占比达83.8%,大专学历的占比为14.4%,排在第二位。而要求硕士、博士学历的占比仅为1.7%。在工作经验方面,企业对有3-5年工作经验的人才需求占比为43.2%,5-10年的占比为35.7%,二者合计近80%。

此外,企业在上云过程中,面对云计算人才紧缺的情况,50%的企业会重新招聘,90%的企业会对人才进行培训。培训方式主要有企业自建平台、与外部机构合作开展培训两种。数据显示,77.6%的云计算相关领域人才参加过或有意愿参加技术培训。对于线下技术培训来说,连续授课模式的受欢迎程度远高于周末授课模式。同时,用户对以腾讯、华为、阿里、百度等为代表的大厂所设立的培训平台更了解,也更愿意参与

主编点评:在云计算相关领域的人才认证方面,目前持有工程师级别证书和高级工程师级别证书的人才占比已超7成。预计未来对于专家工程师级别和专项技能级别的人才认证会有更多的需求。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新消费趋势】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