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播报(2020-01-03)

呷哺呷哺想做火锅界的优衣库,多品牌创新将成“新常态”
今年新经济领域的投资趋势在哪?20位投资人这样说
电子烟迅速开启下半场,集体涌入线下渠道抢夺生路
出海、下沉、明星带货,2020年短视频行业往哪走?
充电桩生意越来越难做,互联互通成为车企、桩企新选择
新报告:互联网家装头部品牌效应显著,亟待行业标准出台

  • 呷哺呷哺想做火锅界的优衣库,多品牌创新将成“新常态”
  • 今年新经济领域的投资趋势在哪?20位投资人这样说
  • 电子烟迅速开启下半场,集体涌入线下渠道抢夺生路
  • 出海、下沉、明星带货,2020年短视频行业往哪走?
  • 充电桩生意越来越难做,互联互通成为车企、桩企新选择
  • 新报告:互联网家装头部品牌效应显著,亟待行业标准出台

外刊头条精选

  • 十大科技产品,定义过去十年(《连线》)
  • 2019全球IPO大幅缩水(《金融时报》)
  • 美国实体零售业惨淡(彭博社)
  • Facebook的数字币悬而未决(《财富》)
  • 中国电商直播,再难“一夜暴富”(CNBC)

呷哺呷哺想做火锅界的优衣库,多品牌创新将成“新常态”

12月末,呷哺呷哺中高端子品牌“凑凑火锅”的全国第100家店正式开业。在呷哺业绩越发惨淡之际,凑凑承担了呷哺品牌转型的使命。

近年来,在海底捞等火锅品牌的进攻下,曾有“快火锅之王”之称的呷哺在净收入、净利润以及翻座率等方面均呈下滑趋势。海底捞定位中高端,呷哺主打低客单价的大众市场。同时,海底捞还长期活跃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此,呷哺也意识到了自身品牌力的不足,开始在品牌端持续发力,凑凑就是其品牌升级计划中的关键一步。

2020.01.03-36氪每日商业精选

火锅行业的品牌辨识度不高,海底捞“服务为王”的招牌,给整个行业树立了品牌差异化的标杆。凑凑主打的重要差异化产品是茶饮,它瞄准了新式茶饮市场,紧密贴合年轻女性消费者。不过,茶饮很难建立竞争壁垒,因为不少网红新式茶饮都在快速扩张,并且选址与凑凑相似,集中于一线城市的购物中心商圈,导致凑凑的可替代性非常高。

尽管在定位、客单价等方面,凑凑与海底捞十分相似,但凑凑却并不打算对标海底捞。呷哺呷哺总裁赵怡表示,呷哺未来在某种程度上会类似优衣库,客群范围广,通过系统性管理,用优势价格输出高品质和设计能力。这种模式首先会节省人力,然后会带来物流成本的下降以及运营效率的提高。除了凑凑以外,呷哺还陆续对门店进行升级改造,扩大呷哺小鲜外卖业务等,这一切似乎都旨在扩大客群范围,提高供应链效率,向“优衣库”的目标迈进。

主编点评:整个火锅市场对凑凑模式的认可,让呷哺的品牌创新转型之路前进了一大步。现在,呷哺正尝试让这种创新成为常态。未来呷哺呷哺能否走出一条新火锅之路,值得期待。

今年新经济领域的投资趋势在哪?20位投资人这样说

2019年刚刚过去,新经济领域出现了哪些深刻的变化?新一年的投资趋势是什么?36氪向20位中国投资人提问,请他们给出自己所在的行业和赛道的判断。以下是投资人们的核心观点。

消费虽热,但没那么好投。过去一年,以完美日记为代表的新品牌崛起,消费投资大热。不过也有投资人提醒,消费品牌没这么好投。真正好的消费品公司,产品策划、人群定位、原料供应和生产、分销营销等环节会全部不同,由此才能建立足够有效的壁垒。现在碰到的消费品公司都还在吃红利,不安全、不长久。朱啸虎还提到,网红带货国内外都有,能持续多久需要两三年来验证。而且,年轻人兴趣变化非常快,新品牌能走多远,非常考验团队能力。

To B 投资令人兴奋?经纬中国合伙人熊飞观察到,2019年,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数据中台和报销是To B投资的几个热点,不过他觉得这三个领域的公司壁垒都不高。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认为,产业互联网长期来看虽是绝对的大方向,但商业模式决定了其短期爆发力不及to C企业,缺少足够多的、值得出手的机会。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的总结则更为犀利:to B投资是“生造出来的风口”。

未来十年,投资的热点会向哪里迁移?人机交互、供应链重塑、企业互联网化是投资人们提到的几个关键词。具体到各个行业,人工智能方面,视觉和语音的技术已基本成熟,具体应用型的公司更吃香;伴随企业对智能化和灵活性的诉求越来越强烈,数据中台也将迎来爆发;5G、VR、AR等技术在传媒行业的应用3年左右就会实现,云游戏的系统性爆发将很快到来。

主编点评:过去一年,新经济领域投资的最大教训是WeWork的惨败。非常认同经纬熊飞说的风投理念的变化:互联网上半场的投资风格是扎克伯格,你有很好的idea、有爆品, 下半场则是巴菲特,你得有很强的护城河、得好好经营现金流。

电子烟迅速开启下半场,集体涌入线下渠道抢夺生路

刚刚过去的2019年,炙手可热的电子烟经历了高光时刻。然而,随着被3·15晚会点名、美国爆发多起电子烟致病案例、网售电子烟禁令实施,新兴的电子烟风口逐渐蒙尘,已经是局中人的创业者们如履薄冰,只能在挣扎中求变,以应对局势变迁和舆论讨伐。36氪旗下“Tech星球”走访了仍在商业道路上探索的电子烟公司和供应链工厂,对他们的业务情况做了实地调研。 

目前,电子烟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合元集团的工厂里还有不少品牌的积压材料,如果按照原生产进度,45天内就能消化掉。除了货物滞压,合元工厂也在裁员过冬,曾经五千人的生产线如今仅剩三千多人。工厂盛况不再,和前端公司产品卖不动分不开。网售电子烟禁令去年11月实施后,京东天猫等9家电商平台下架了电子烟产品,电子烟企业集体转战线下,一时间僧多肉少。

便利店、夜场、商场成了电子烟品牌的线下必争之地。以前不被品牌青睐的集合店模式变得分外抢手,对小品牌来说,通过线下集合店清货很重要。头部品牌主要通过做加盟店拓展线下渠道,它们不仅要安抚此前已有的加盟店,还要想办法扩大加盟规模。

一开始就专注线下的电子烟品牌则面临着更大的市场竞争,原本长期固定的合作渠道可能随时被竞争对手挖走。此外,手握渠道资源和有过渠道经验的人才也成了争抢对象。电子烟行业的泡沫被刺穿后,每家品牌都想抓住“线下”这根救命稻草,但线下远比线上残酷。

主编点评:电子烟起势不久便遭遇重创,可能是诸多新兴领域中最快迎来洗牌期的行业。“Tech星球”作者苏梓认为,线下比线上更烧钱,电子烟企业在风口期拿到的钱能否助其过冬并等来下一波粮草,充满挑战。

出海、下沉、明星带货,2020年短视频行业往哪走?

回顾2019年,短视频维持着“两超多强”的格局。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19年,字节跳动三款短视频产品去重用户近5.9亿,快手用户达到3.4亿,腾讯微视、百度系的短视频产品的用户也在同比增加。在此背景下,2019年短视频行业的发展呈现出哪些趋势?2020年各平台又将如何发力以获得更多红利?

第一个趋势是,2019年,出海和下沉这两个增量市场,成为了短视频行业玩家的C端竞争重心。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TikTok海外下载量已达15亿。海外市场的红利使得明年短视频平台出海的方向不会变。另一方面,在下沉市场,从企鹅智酷的数据来看,快手在三四线城市的用户量占比达61.1%,抖音占比达到了54.7%。但随着二者重合用户的增多,短视频平台的下沉用户争夺战在2020年仍将继续。

明星加入短视频带货大军是短视频发展的另一个趋势。据淘宝官方透露,截至2019年7月,入驻淘宝直播的明星已达到200+。随着网红明星进入带货市场,平台的供应链能力开始受到考验。对平台来说,2020年,一方面要关注人与货的连接;另一方面,更要深入上游生产端,带动供应链的体系化运作。

此外,随着C端天花板越来越近,各平台的竞争重点正在向B端转移。抖音和快手分别宣布升级企业和商家号,扶持更多商家。总的来说,B端的战事在2020年会进一步升级,如何吸引更多中小企业进入自身平台,形成商业生态,各平台在2020年有一场硬仗要打。

主编点评:如今,短视频掀起的各方产业链变革还在持续,竞争远未结束。虽然从格局上来看,短视频行业正变得稳定,抖音快手的统治地位暂时难以撼动,但基于平台商业化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充电桩生意越来越难做,互联互通成为车企、桩企新选择

充电桩作为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在电动汽车快速增长之时一度成为风口。如今,充电桩行业步入平稳期,车企与桩企的互联互通已成为趋势。即便如此,充电桩的生意也依然不好做。

对于车企来说,在充电桩运营后期,自建桩、单一面向车主的模式,已经无法平衡成本和收入。这里的成本包括建桩、后期维护等,动辄近百万,收入则只是电费差价和服务费等。充电桩的使用率直接决定企业的收入回报,而只对车主开放的模式很难盈利。因此,车企纷纷选择和充电桩企业合作建桩,就连坚持自营充电桩的特斯拉也开始寻求外部合作。

桩企方面,电动汽车续航的不断提高,直接降低了充电桩的使用频次,加上私桩占比不断扩大,公共充电市场的空间已经极度收缩。除了头部桩企还能盈利以外,中小型桩企均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对此,桩企也纷纷采取互联互通的模式。

除了互联互通外,不少充电桩企业尝试从设备制造公司向运营型公司转型,重心从充电桩的桩数、密度变成了客户活跃度,为此部分企业宁可亏损也要压低服务费,这样的恶性竞争让桩企的运营业务依旧难以盈利。也有一些桩企尝试开拓充电桩销售业务,但有行业人士认为,电桩销售“卖给车企的利润低,回款不好,缺乏未来的增长性”。

尽管目前不论是车企还是桩企,都在充电桩生意中四处碰壁,但接近3:1的车桩比表明,充电桩市场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这让滴滴、恒大、万科、碧桂园、融创等公司纷纷跨界下场。各玩家从场景切入,国内充电设施运营也从早期的运营商主导的模式,转变为充电桩EPC模式、车桩合作等多模式并存的状态。

主编点评:如36氪作者邱晓芬所说,未来,充电桩的市场的玩家还会增多。当各种资源形成合力之后,充电桩行业将会碰撞、摸索出更合理的商业模式。

新报告:互联网家装头部品牌效应显著,亟待行业标准出台

Trustdata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互联网家装核心业务收入已突破千亿规模,呈持续增长态势。其中,互联网家装平台作为整个产业链的纽带角色,已成为家装公司的重要获客渠道,同时为用户提供多元化服务。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互联网家装房源类型中,二手房及房龄超五年的房源占比均超过五成,家装行业正在进入存量驱动时代。

用户方面,互联网家装的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接近六成,是核心主力。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2019年的同比增速最快,具有较大的开拓潜力。另外,35岁以下的用户占比超过八成,90后及95后的用户占比也在明显增长。

在互联网家装行业,已经形成了以齐家网、一起装修网、土巴兔、窝牛装修等为代表的头部企业,新增用户普遍聚集于这些平台。在一二线城市,品牌的竞争格局相对稳固,而三线及以下城市还有较大的增长潜力,预计头部品牌未来会加速向低线城市下沉、渗透。

报告指出,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的渗透率正在持续提升,预计2020年将达到22%,发展潜力巨大。虽然已形成一批头部企业,但行业活力不减,仍然有很多入局机会,未来新玩家会不断涌现,而现在的头部玩家会加速进行资源整合。此外,价格战导致的平台经营不善,以及平台“跑路”引发的用户信任危机等都是当前该行业频繁出现的问题,目前行业亟待标准出台,以规范日后的发展。

主编点评:早期互联网家装行业主打的优势是价格低、签约流程简单、缺钱能贷款等,用户容易被吸引。但随着负面事件频出,用户对互联网家装的态度已经越来越谨慎,行业似乎又回归到了一条新的“起跑线”上。目前看来,谁能最先用质量和服务赢得用户,谁就最有可能在以后的竞争中拔得头筹。

外刊头条精选

十大科技产品,定义过去十年(《连线》)

《连线》杂志近期发布“十年回顾”系列文章,其中一篇评选出了2010至2019年最具变革性的十大科技产品,它们起初只激起了一点水花,随后渐成“台风”之势,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它们分别是(按诞生时间排序):

  • 即时通讯工具WhatsApp(2009年11月),2014年被Facebook收购。WhatsApp允许用户免费发短信,进行语音和视频聊天,是跨境通信的重要工具。
  • iPad(2010年初),发展至今已突破了“沙发玩物”(只用来读杂志和看视频)的外界定义。
  • 网约车应用Uber & Lyft(2010年6月),让打车变得高效,2019年两家公司相继上市。
  • 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2010年10月),2012年被Facebook收购。滤镜、相机、图片社交是Instagram的创新点。
  • iPhone 4S(2011年10月),拥有Siri、iCloud,以及一个能拍出800万像素照片和1080P高清视频的摄像头。
  • 特斯拉Model S(2012年6月),驾驶体验比敞篷跑车更流畅、更先进。
  • Oculus Rift(2013年初),VR头盔制造商,2014年被Facebook收购。
  • 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2014年11月),智能家居、语音购物、耳朵经济的载体与助推器。
  • 谷歌Pixel手机(2016年10月),其AI拍照技术推动安卓厂商在传感器和镜头设计方面实现了飞跃。
  • SpaceX的重型火箭Falcon Heavy(2018年2月),制造成本低,推力全球最大,且可重复使用。

2019全球IPO大幅缩水(《金融时报》)

2019年,尽管全球股市飙涨20%,但IPO发行量却大幅下滑。英国《金融时报》援引Dealogic的数据称,今年,全球新股发行的数量下降了五分之一,为3年来最低。新上市公司共融资1888亿美元,同比下降10%,也创3年来新低。到股市融资的公司越来越少,令部分投资者担忧。安联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认为,过去20年,公开市场持续萎缩,私人市场(PE/VC)不断扩张,现在“钟摆”已转向了私人市场。

2019年,全球交易规模前100的IPO的平均回报率为20.4%。表现最好的是金山办公,其股价自去年11月登陆上交所以来飙升了240%;表现最差的是美国的牙齿矫正公司SmileDirectClub,上市以来股价跌超了60%。对于明年全球IPO市场的情况,部分投资者抱有信心。摩根大通的一位资本市场主管表示,明年进入公开市场的私人科技公司或许会很多。

美国实体零售业惨淡(彭博社)

彭博社本周的一篇文章关注到了被电商冲击的美国实体零售业。根据彭博监测的数据,今年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板块是百货商店和服装零售商,梅西百货、Gap、Kohl’s、L Brands和Nordstrom是该指数中表现最差的个股。多数公司的收入已经开始下降,它们的市场份额正被电商巨头亚马逊,或者TJX等网络折扣零售平台夺走。

瑞士信贷早前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传统零售商共计关闭了旗下7600多家门店,创历史纪录。它们也顺应了线上购物的大趋势,斥巨资布局电商平台,但目前看来效果不佳。多位华尔街分析师认为,传统零售商2020年的发展依旧不乐观。想要局面好转,它们需要关闭更多店面,在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上下功夫,并抓住服装租赁和二手服装转售的新机会。

Facebook的数字币悬而未决(《财富》)

《财富》杂志一月刊的一篇文章关注了Facebook和它打算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即便遭遇了数据安全、用户隐私等诸多质疑,Facebook仍希望Libra能在2020年成功发行。

这能实现吗?Libra的负责人大卫 · 马库斯表示,将Libra界定为一种新的支付体系而非一种新的货币,可能有助于让项目恢复运转。因为“货币”带有威胁国家金融主权的嫌疑。业内人士认为,Calibra(Libra所属部门)可以先与PayPal等传统支付机构整合,或者与Gemini等初创公司发行的稳定币合作。此外,Facebook仍要向监管部门证明Libra的稳定和安全。

目前,全球数字货币的竞争正在加剧,各国央行、投资银行、金融科技公司都在做准备。时间就是金钱,Libra因过早曝光而引来强监管的“失误”操作,可能会为后来者铺平道路。Libra项目打算向瑞士金融监管机构申请支付牌照。如果一切顺利,Facebook可能会在瑞士、新加坡、东南亚和非洲的部分国家进行试点。

中国电商直播,再难“一夜暴富”(CNBC)

2019年被称为中国电商直播元年,直播带货不仅提高了电商的购买转化率,更成为了KOL的最佳变现手段之一。快手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11月,主播辛巴在5分钟内卖出了4250万套韩国护肤品,当天销售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CNBC“中国经济”栏目最新一期关注了中国火热的电商直播市场。

文章认为,对许多普通人来说,主播成了一夜暴富的职业。全球品牌纷纷通过这些KOL接触中国的数亿消费者。不过,尽管直播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但该行业仍由头部玩家主导,并且专业性越来越强。有行业人士表示,大约一年前,用户一个人创作的视频就可以轻松吸引到粉丝,但现在需要一整个团队来支持。目前至少有5000家代理商负责将KOL和品牌联系起来。对于这些KOL来说,这份职业的不确定性很高。就连在快手上拥有近3470万粉丝的主播辛巴也认为,直播不是永远的,他需要继续提高自己,积累粉丝并发展自己的产品供应链。

本内容经授权或投稿发布,不代表【中国新消费】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